双向单行道

【全職高手同人】 【傘修藍】 《瞬間》

注意事項:

  1. 此為蘇沐秋還活著的平行世界

  2. 視角紊亂

  3. 敘述文白夾雜

  4. 繁字注意

  5. 人物OOC

回到神之領域後許博遠專心帶團,不再為野圖BOSS貢獻一己之力之後少了許多煩心的事,日子過得逍遙自在。這日,他剛從最難通關的真遠古地圖裡死出來,筆言飛就丟了條訊息過來。

『下禮拜讓我這兒有個新人過去你那試一試?』

專管新人公會的筆言飛已經很久沒往他團這邊丟人,倒讓許博遠好奇起來。

『玩什麼的?』

『彈藥,是個高手,哈!』

筆言飛是自己玩彈藥的,能讓他開口稱讚,水準應該不錯。

『那好,給我下ID,我去打聲招呼。』

『夢相聞。』

『那我去了。』

關掉筆言飛的私聊窗口,加了這位彈藥的好友後直接去條消息。

『兄弟你好,我是你下周要調過去的精英二團的團長,藍橋春雪。』

『你好。』

本來打完招呼就沒事了,但他對這位高手還想多瞭解一點,繼續和對方搭話。

『兄弟平常什麼時候上線?我們團的時間也不太一定,你先說我好幫你安排。』

『差不多都在吧!團長要出團的時候再叫我一聲。』

都在?許博遠心中警鈴大作,該不會也是個職業玩家吧?那他進藍溪閣又是為了?人家就是打遊戲的時間長了點,這樣也要懷疑遊戲是還要玩不要啊?吐槽下自己腦補過度的腦袋,將一點異樣感逐出腦袋,重新聚焦在螢幕上。

『對了,團長你之前待過第十區吧?那時候的ID是叫藍河?』

『……是,你怎麼知道的?』

藍橋春雪就是藍溪閣十區公會的分會長藍河在各大俱樂部公會的管理階層間並不是什麼秘密,但這事一個普通玩家會知情就值得玩味了。

『你猜?』

看到這兩字許博遠差點沒吐血,猜個毛啊!難不成我該說我猜你是個臥底,你進藍溪閣究竟有什麼意圖?

許博遠在這一刻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心累。大春吶,帶個團心都這麼累這還讓不讓人活啦,你說我是不是該乾脆辭職啦?

他開始掙紮起離開藍溪閣就沒了近距離看到偶像的機會並和心裡的大春開始演起挽留和堅決離開的小劇場的當兒,對方又傳了訊息。

『我有個哥們之前從十區玩上來的,那時的分會長就是藍河,看跟團長的名字一樣都有個藍字,才想問問看。』

解釋得合情合理,人家就只是問問,自己還過度反應,讓許博遠感到有點過意不去。

『團長地下城那邊的次數用完沒?』

『你要下那個本?你那邊有幾個人?』

『就我一個,先前約好的放我鴿子。』

『你等等,我去團裡問下。』

沒多久,一個牧師、 一個騎士和一個元素偕藍橋春雪、夢相聞一起進了地下城。

不是多困難的本,沒有刷紀錄搶時間的壓力,大夥兒邊聊邊刷也挺愜意。

幾趟本下完,時候不早了,幾個人互道晚安就做鳥獸散。也打算下線的夢相聞這時又接到了私聊。

風梳煙沐:『怎麼樣?是個有趣的人吧?』

夢相聞:『操作普通,指揮還行。』

風梳煙沐:『呵呵』

夢相聞:『?』

風梳煙沐:『好好玩,開心點。先睡了,明早還得訓練。』

夢相聞:『去吧。』

 

***

 

葉修離開嘉世以來,蘇沐秋極少和他直接聯絡,這算是他倆的默契,葉修知道蘇沐秋不可能放妹妹一個人出走嘉世,甚至沒有要他幫忙的打算。而瞭解他們這種脾氣的蘇沐橙總有一搭沒一搭地在蘇沐秋面前聊起葉修,包括那人在對面網吧做起網管、撿到唐柔和包子、在十區給各大俱樂部公會打工,還有那個越來越常提到的名字──藍河。

蘇沐橙對藍河的評價還不壞,說對方是一個老實人,還說本著女人的第六感,她老覺得對藍河各種調戲的葉修肯定有什麼企圖,進而挑起了蘇沐秋的好奇心、開了個小號混進藍溪閣。今天一見,感覺沒什麼特別的,只覺得對方嚴重缺乏戒心──不過這部份把他扔進團裡的筆言飛可能也要負點責任──又過份熱心,單純就是個爛好人吧!

之後一段時間蘇沐秋跟著許博遠的精英二團滿榮耀裡頭跑,他時間上好配合、技術又好、個性也好相處,其他幾個團偶爾也會來借個人,到後來他跟曙光旋冰、筆言飛、入夜寒幾個都有點交情,久而久之,他漸漸算得上是個排得上號的人物,公會裡也多了點不同的聲音。因為同職業的關係,有人拿他和筆言飛做比較,嚷嚷著五大高手重新洗牌,或說他不到兩個月就和公會高層混熟背後是不是有問題之類的。那些流言蜚語,蘇沐秋完全沒放在心上,他們團長還比他在意得多,經常告訴他別理那些無聊人士,偶爾還拉上筆言飛來表明他們絕對沒有懷疑他,有他的協助他們真的很感激諸如此類。

有一次,蘇沐秋趁著許博遠不在,半真半假地開了個玩笑。

『如果我真的有問題那你們怎麼辦?』

『不怎麼辦吧!藍橋那小子像母雞護小雞似地護著你,說什麼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我們還能拿你怎麼辦?要是你糟蹋他的信任,就等著被殺到刪號吧!』

對面的遊戲角色還將槍比向他面前,直指眉心。

『……』

一排省略號發過去,對方又自顧自的接著說。

『你知道他先前和繞岸的事吧?他和繞岸那時候跟我們現在的情況也差不多,但繞岸是真心想上位,你……我看不出來。唉唉,不談這個了,藍橋回來了,準備進本。』

 

但這危險平衡沒維持多久,就被一個意料之外的相遇給打破了。

 

那日深夜刷了本週最後一個野圖BOSS,蘇沐秋正巧在附近練級就被許博遠順帶抓壯丁去了。藍溪閣到的時間算早,一路上除他們只見到中草堂一家。藍溪閣的精英團大概集結到三分之二的時候,小公會同盟突然現身,衝入陣中和他們戰成一團,蘇沐秋也沒能倖免。

混亂之中,他站到對方一個戰鬥法師身前,這戰鬥法師的操作不比一般玩家,他不得不認真一點應戰。

公共頻道刷出一條來自神說要有光的消息。

『沐秋啊,怎麼跑來網遊裡欺負人家一般玩家了,下限呢?』

『誰欺負一般玩家了?這戰法哪是一般玩家?』

先前夏休期大神們都進網遊裡來搶boss之後,葉修這個馬甲算是掉得差不多了。周圍的玩家一時都懵了,停下動作看中間的戰法和彈藥。

有的回過神來後忙拉著自己的小夥伴私聊,討論葉秋大神說的這個『沐秋』是誰?對面那個不是一般玩家的戰法又是誰?

『小唐認真打,打死算哥的。』

玩家們興奮了,這個戰法竟是興欣的美女選手唐柔嗎?那這個跟她打的不相上下,甚至隱隱有些壓制她的『沐秋』究竟是……

幾個老資歷的玩家這時突然回想起一區開荒時的腥風血雨,那時的一葉之秋搭檔叫作秋沐蘇……聯盟剛開始的時候沐雨橙風的操作者是叫……蘇沐秋?對!蘇沐秋!就是這個名字!

『蘇沐秋就是沐雨橙風的前任操作者啊!』

『對對!也是葉秋大神網遊裡的搭檔!』

『槍王算什麼?那時候秋沐蘇簡直就是槍神啊!』

被葉修暴露身份的蘇沐秋這時其實完全沒注意周圍的狀況,只專注於擊敗眼前的對手,以致於在對方終於倒下後他才有餘力去看不斷刷頻的公會頻道。

他的身份在藍溪閣裡頭也炸了鍋,爭論的意見分成兩派,一派意見是說人都退休那麼久了難道還不允許他玩個遊戲嗎?另一派意見則揪住他快速進入核心的速度不放,說進藍溪閣一定沒安什麼好心、肯定有鬼,甚至還有人拿替他擔保的藍橋春雪作文章,連帶懷疑起藍橋春雪。

他的身份的確是敏感了點,現在他要是直接退出藍溪閣反而坐實了臥底的那個猜測,還牽扯到藍橋那就更麻煩了,但就算他去解釋人家也不一定肯聽、聽了還不一定會相信。他在藍溪閣的日子確實還不夠久,說出來的話份量不足、說了也是白說,不如先放著,等風頭過了再另作打算。他本想今天就先算了,BOSS搶完,睡覺去。

卻還有人不放過他。藍橋春雪這時候擋在城門口等他,暗暗嘆了口氣走上前去,距離夠近就不用打字了。

「你真的是那個……蘇沐秋?」

「我是,藍團打算怎麼處理我?」

沒有否認的打算,直接了當地承認。蘇沐秋自認經過這段期間的相處已經足夠他瞭解自家團長的處事方法和性格,在沒有證實他真的是個臥底前許博遠不會貿然把他踢出藍溪閣,光明磊落的態度會讓對方心理上站到他這一邊。

將問題丟回去之後,許博遠似乎也還沒想好該如何處理,過了一段時間才回覆。

「你來藍溪閣究竟想要做什麼?挖牆角?」

「滿足一點好奇心吧。」

「什麼好奇心?」

「你猜?」

蘇沐秋故作輕鬆地回道。

「……那你現在好奇心滿足了沒有?」

許博遠閃過這個毫無意義的問題,迂迴地問他接下來怎麼打算,蘇沐秋一聽,卻愣了一下。人──雖然只是遊戲角色──見過了、聲音聽過了,基本上算相處過了,好奇心也該沒了,那……還留下來做什麼?

「算是吧,藍團就不擔心我唬你?」

藍橋春雪這時定定地站到他面前,遊戲角色的臉在他屏幕的正中央,那個早已聽慣的溫潤嗓音從耳機裡傳來,說了三個字。

 

「我信你。」

 

***

 

那夜之後,藍溪閣第二精英團的成員都感受到最近團裡有點不對勁。具體是哪裡不對勁大夥也說不上來,本以為是蘇沐秋真實身份的爆炸性導致大家都不自在,但他本人沒有特意拿大神身份壓人的意思,還堅持讓大家照之前的方式對待他,團裡在團長的擔保之下,也沒人對這位大神有意見。

經過幾日的觀察,這周和許博遠一起值早班的曙光旋冰做出瞭解答。

在那之後,許博遠下班後的時間大神全佔了,美其名是感謝團長對他的信任、把人給抓進了競技場,一面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一面對許博遠的操作指點一二。聊天的內容看似隨意,但從團裡的一般事務、俱樂部的工作環境到對方家裡有什麼阿貓阿狗都問過一遍,許博遠這缺心眼的還真一五一十全答了。

「肯定是想挖角藍橋。」

曙光和入夜寒、筆言飛幾個小夥伴湊在工作室的小茶几前一起研究這個影響精英團的重要事務。

「但你說他連藍橋愛吃什麼都問了,挖角需要問到這個程度嗎?」

「而且最近出團的時候,秋神他好像都在藍橋附近繞。」

「昨天他還說有機會過來G市要找藍橋出去吃頓飯。」

「你們就不覺得……這好像有點熟悉感?」

旁邊經過的系舟出了聲。

「什麼意思?」

被他們幾個齊刷刷盯住的系舟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你們自己追妹子的時候不都這幾招嗎?在對方旁邊轉來轉去,偶爾秀個技術,要求見個面之類的。」

「……」

幾個宅男們面面相覷,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聽聲音也知道藍橋是個爺們……

「這麼說起來,藍橋的這個情形好像也不是第一次……」

系舟似乎還有更驚人的料要爆。

「葉神也是啊!」

 

他們真的什麼也不想說了。

 

***

 

混戰中遇見蘇沐秋這個情形葉修先前也是設想過的,有蘇沐橙作為他們之間的傳聲筒,他對蘇沐秋的狀況也算是略知一二。上次遇見後,他就動了要哥們替他旁敲側擊一下的心思,但沐橙那邊說他最近似乎有點不對勁了,不管怎麼樣,先問清楚總是比較好做打算。

 

『沐秋你在哪裡?』

『競技場。』

『對手怎麼樣?』

『還行吧,這人你也知道的。』

『沐橙找你玩去了?』

『沒有。』

『那是?』

『藍橋,或該叫藍河?』

『眼光不錯。』

『謝了,你也是。找我什麼事?』

『沒什麼,走了。』

 

話中有話地閒聊幾句,葉修收了手。有些話,作為哥們,不必說出口,他們也能彼此理解。

 

接下來,就各憑本事了。


 

 

 

後記:

 

 

這個問題一出,蘇沐秋也怔了怔。人──雖然只是遊戲角色──見過了、聲音聽過了,基本上也算相處過了,好奇心也該沒了,那……還留著?

 

 @辰星殞落 :什麼還留著,節操嗎還是貞操 

兩個都沒了(X

謝謝兩位小天使和小夥伴的校稿

 

我們下次見(真的會有下次嗎

   
评论(2)
热度(45)
酪胺酸,胺基酸的一种(毫無意義的解說
叫什么都行,怎么舒服怎么叫(x

湾家人

全职主
伞修蓝新世界推广分部
除了小蓝之外,我的心给了于锋和邹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