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单行道

【全職高手同人】【傘修藍】《冷戰》(上)

食用說明

  1. 為蘇沐秋未死平行世界設定

  2. 傘修藍三人交往設定,詳情

  3. 其他相關文章請見 @辰星殞落 

  4. 未校訂版,歡迎抓蟲(對不起我現在很想睡QQ

  5. 繁字注意

  6. 小言/言小風(? 小心避雷(?

  交往到了第五個月,他們第一次吵架。

  更正確地說,是冷戰。

  起因說起來也沒什麼特別的,就是葉修搶了藍溪閣BOSS又慣性的嘲諷兩句。

  「小藍啊,早說了跟著手殘話嘮那倆沒前途,來興欣吧。」

  連蘇沐秋也來幫腔兩句。

  「包吃包住包男友,連機票都給你買好了。」

  然後他就爆了。

  「滾」

  

  

  開始冷戰的第一天,藍河一早刷卡上線,就見到幾條來自君莫笑、秋沐蘇的消息,忽略不回。點數一下人數,他和系舟一起領著一支二十人的隊下本。副本通關,系舟和他一起把這趟爆到的材料整理到倉庫時狀似隨意的問了一句。

  「你今天怎麼了?好像有點毛躁?」

  系舟忍住沒說的是,要不是有他在,好幾次藍橋都要自己去找死了。

  「沒什麼事。」

  看他不願意說,系舟也沒再多糾纏,想著找其他人討論討論,切換到工會頻道。

  系舟:「昨天晚上誰帶隊的?」

  藍橋昨天看上去都還好好的,怎麼一早起來就變樣了?

  筆言飛:「我」

  系舟:「有事找你」

  他發了條私訊給筆言飛。

  「你們昨天晚上怎麼了?」

  「誰們?」

  「你跟藍橋」

  「也沒什麼,就BOSS又被葉神搶了」

  能不能不要這麼理所當然啊,系舟一整個內流滿面。

  「所以藍橋是在氣這個嘛......」

  雖然不想承認,但這還真是常有的事,應該不至於影響藍橋今天的狀態才是。

  被問到這裡,筆言飛也覺得系舟來找他另有隱情,好奇多問了句。

  「他怎麼了?」

  「感覺特別暴躁,一個劍客像狂劍士一樣橫衝直撞這哪招?」

  「這......的確不太符合藍橋的畫風」

  在筆言飛看來,藍河稱得上是冷靜自持,行事穩重不躁進,會有這種失常的表現肯定有什麼問題。

  「昨天最後要散了的時候,藍橋好像在大神他們旁邊不知道說了什麼,之後就強行下線了。」

  「肯定是這個!!!!」

  「......」

  夫夫吵架啊......兩人瞬間都無語了,要淌這渾水嗎?

  「算了,先看看情形再說」

  「同意」

  

  

  冷戰的第三天,藍河一早就被短訊提示音給吵醒,瞄一眼寄件人,看都不看就把手機扔包裡,出門。到了工作室,他先進茶水間預備泡杯咖啡提提神,正煮熱水的時候,入夜寒抓著藍河擱在桌上的手機探頭進來喊他。

  「藍橋,你電話在響呢?要不要接?」

  「不用,謝謝。」

  入夜寒看著藍河瞬間冷下來的臉色,偷看一下來電顯示「興欣」。

  「老寒你要嗎?」

  藍河用茶匙比向櫃子裡的咖啡粉。

  「啊好,幫我跟曙光各泡一杯好了。」

  見藍河點頭,入夜寒也離開茶水間走回曙光旋冰旁邊的位子。

  「藍橋是怎麼回事?」

  曙光旋冰看也沒看他一眼,還直瞪著屏幕。

  「跟大神吵架了吧,昨天下本的時候火氣還挺大。」

  「你怎麼知道?」

  他記得曙光昨天沒上班啊?為什麼他這個有上班的不知道,他一個家裡蹲的卻知道了?

  「阿飛。」

  「筆言飛那個小沒良心的,還能不能一起開心玩耍了,有八卦都不分享給我!」

  「阿飛有什麼八卦?」

  藍河這時候端了三人份的咖啡出來,聽見他聲音的兩個人瞬間毛了一下。曙光旋冰這時候才捨得跟入夜寒眼神交流一下。

  「他什麼時候出來的?」

  「我怎麼知道!!!」

  簡短眼神對話之後兩人才轉向藍河,盡力扯出自然的笑容。

  「沒,就說阿飛最近好像勾搭了個妹子。」

  曙光旋冰睜著眼睛說瞎話,特別淡定地說出根本沒有的事。

  「對、對,我才說那個二筆居然有妹子了,這還有天理嗎!」

  「是嗎。那也挺好啊,也是咱們藍溪閣的?」

  「就他那個分會的人。」

  藍河聽了格外用力地點點頭。

  「果然還是該找我們藍溪閣的人。」

  「敢情不同工會還不能談戀愛了這是?果然發生了什麼吧!」入夜寒和曙光旋冰從對方的眼神中讀出了相同的想法。

  

  

  冷戰到了第五天,藍河的電話也不再響了。取而代之的是,春易老的QQ響了。

  「藍橋,你跟葉神、秋神他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春易老一進門也不多廢話,直接就朝藍河問了。在場的藍河、系舟幾個都被他嚇了一跳,筆言飛還直接從椅子上跌到地板上去。真不愧是會長啊,果然霸氣!這兩天都快憋死了的成員們看著自家會長頓時覺得他背後多了圈光環。

  「就.......吵架。」

  藍河顯然沒想到對方會直接找上春易老來問話,一時也反應不過來。

  「被搶了BOSS這也......唉,對方是大神啊。」

  言下之意就是,常有的事了,放寬心點。

  「不是那個問題......」

  「不然是?」

  「這個......」

  見到藍河不自在地移開視線,春易老放棄追根究柢,走上前去拍拍藍河的肩膀。

  「不想說沒關係,是我多事了。」

  「呃、不。」

  「如果你有什麼困難要說出來,兄弟們挺你。」

  「謝了。」

  藍河不好意思地搔搔頭。

  「好了,都散了你們。」

  不知何時整個工作室的人都圍了過來,春易老做出驅趕的動作眾人才大夢初醒般該幹啥幹啥去。

  

  

  ***

  

  

  到這個地步,連上司都找上門來問了,藍河還真的不是不想解決這個問題,只是......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藍河其實很迷惘,對於他們之間剪不斷理還亂的感情、性別、身份地位的差距乃至於戰隊的競爭關係,他們的一切都不是相襯的。這次的事情不過是一根導火線,他的不安被引爆,然後單方面的開始冷戰。實際上他們並沒有做錯什麼,問題是出在他身上。藍河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結束這場冷戰,只能這樣拖著耗下去。

  

      或許這麼拖著耗著就把感情給耗沒了,就可以好好說分手了。

  

      那天下班後,藍河找了間酒吧喝酒,酒量本就沒有多好的人,幾杯調酒下肚就暈呼呼的,好在他還知道自己快不行了,離開店就晃到家附近的小公園去坐著,吹吹風、醒醒酒。

  夜深了,周邊來往的行人也少了,小公園慢慢靜了下來,城市人被繃緊的神經也逐漸鬆懈下來,藍河被酒精解開禁制的腦袋開始不受控制地播放相遇之後的種種。

  這該不會是所謂的走馬燈吧?聽說人臨死前都會看見的人生走馬燈,那感情呢?感情走到了盡頭是不是也有?

  他痴痴地傻笑起來。笑著笑著,就笑出了淚來。水滴溢出眼角,流過的地方是熱辣辣的疼,疼什麼呢?疼他還捨不得,疼他說不出口。

  

  天,下雨了。

  

  沒一會兒就下得瀑布似的,長椅上的藍河也不打算躲雨,只抱著膝蓋,臉埋在手肘之間把自己縮得更小些,任由雨水打濕他的頭髮、衣服。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突然感覺到身上沒有雨水落下來了,愣愣地抬起頭一看,面前站著一個理論上不會出現在這裡的身影。

  葉修?怎麼會在這裡?

  那人眼中是前所未有的氣急敗壞,絲毫不見平日的從容不迫。

  「你來做什麼?」

  「問我來做什麼?你先給我說說你訊息不回、電話不接連家都不回,還坐這裡淋雨是在做什麼?」

  「我......」

  藍河的辯駁還沒來得及說整個人就被納入對方懷中。自己濕透的身子沾上對方的,這才發現其實對方也好不到哪去,不知道在大雨裡找了多久的人,貼在他頸窩的發梢是濕的,環住他的雙臂是冰冷的。

  「知道我們多擔心嗎?完全聯絡不上你人,在你家坐了三個小時還不見人影,是想嚇死我們?」

  「沒......只是不想回去。」

  白天要工作的時候都還好,有很多事要安排,很多雜務要處理,但一回到那個只有自己一個待著的家,就會止不住的胡思亂想,想這一切一定哪裡弄錯了吧?怎麼他一個小小網遊工作人員就跟大神交往了呢?一個就算了,還兩個肯定是系統BUG吧?現在是不是該回到正軌了?小小的冷戰被他自己腦補成要分手的節奏。

  這麼著一恍神他就被從椅子上拉了起來。

  「走了。」

  不大的傘面罩在兩人頭頂上,葉修一副完全不介意的樣子再弄濕的樣子攬著他的左肩把他整個護在傘下,自己的右半側則時不時會被雨滴濺到。藍河偷覷他臉上的表情,此時的葉修似乎稍微平復了剛才的情緒,面上看不出喜怒。

  回到藍河的租屋處,看見像剛從水裡撈出來的兩人蘇沐秋也沒多說些什麼,把藍河塞進浴室扔給葉修毛巾和換洗衣物就鑽進廚房。

  藍河租的是一房一廳一衛的獨立套房,房租是高了一點,但好在有自個兒的衛浴設備和廚房不必和室友共用,有客廳還可以把偶爾會來借宿的人趕去睡沙發。到去年為止他還是和筆言飛他們幾個分租的,交往之後考慮到他們才找了這間。為了這件事還被他們幾個調侃過說是藍橋有了對象就沒了兄弟。工作室的工作是輪班的,有時候人來藍河也不見得能回來幫他們開門,租下這裡以後他就把備用鑰匙給了他倆一人一把,來了就自己進來。

  藍河走出浴室就見到葉修攤坐在沙發上,見他出來就勾勾手指要他過去。對於讓葉修在大雨裡找他他還是有點歉疚的,也實在擺不出冷戰時不理人的態度,就乖乖的坐到他旁邊去。一坐下來對方就往他的方向倒,直接躺在他腿上,從下往上的視線盯得他臉不知是剛洗完澡血循好紅的或是別的。

  「藍啊,你心裡想什麼哥就算全職業精通也不可能真全能知道,就是我想做你肚裡的蟲恐怕沐秋也不許。你對我或沐秋有什麼不滿的、不喜歡的,說出來咱們好商量,除了分手其他都好談,嗯?」

  被這麼一番表白的藍河突然有種雨過天晴的感覺,露出這幾天以來第一個笑容,點了點頭。得到首肯的葉修從他腿上爬起來,收穫從廚房走出來的蘇沐秋一個白眼,又伸手揉亂藍河的頭髮才進浴室。蘇沐秋端來兩碗黑色的像是藥汁的東西,一過來就卡了藍河旁邊的位,把其中一碗遞給藍河,另一碗放在沙發前的茶几上,藍河湊近聞了才發現,是薑茶。

  「先喝點暖暖身體,夜宵我等等再端過來。」

  藍河不太喜歡老薑那股嗆鼻的味道,但在蘇沐秋緊迫盯人的注視之下只能硬著頭皮小口小口地喝了,看他喝完蘇沐秋給了他一個獎勵似的微笑取走他手裡的空碗,隨即在他手裡塞了一顆牛奶糖。

  「不喜歡就用這個甜甜嘴吧!」

  說完這話的蘇沐秋就準備起身,卻被藍河輕拉了一下袖子。

  「那個......你沒有什麼要說的?」

  「我的話跟阿修一樣,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當小藍的貼心小棉襖,但目前現實還是有點難度,所以啊,真的不開心就告訴我們,好嗎?」

  語畢他用空著的那隻手揉了揉藍河的頭又進廚房去。等葉修洗好出來同樣被蘇沐秋盯著喝下祛寒用的薑茶,他們都沒再提起剛剛的話,三個人安安靜靜地享用完夜宵,按照先前的習慣藍河負責洗碗,另外兩個很有自覺地爭起睡沙發的權利,藍河的小單人床今天的狀況不是挺適合去蹭,沙發也只睡的下一個人,另一個就得打地鋪了,兩人爭到後來用猜拳決定,蘇沐秋勝出。藍河洗好碗出來的時候,沙發、地上的兩個人都已經把自己安頓好了,一人一條毯子一個枕頭,在這個時節顯得有點單薄,藍河想了想進自己房間拿了兩條羽絨被又一個枕頭出來,一條給蘇沐秋蓋上,自己鑽進葉修的毯子底下再蓋上剩下那條被子。

  「晚安。」

  對於自己的舉動藍河多少有點害羞,轉身背對兩人的方向,也因而錯過了兩人相視而笑的畫面。

 

TBC


後記:

藍溪閣眾人的畫風

系舟─知心姐姐
二筆─就是個逗比
曙光─高冷(到底
入夜寒─逗比的搭檔(誤
大春─我是會長我超強(!?


有小黑屋之後快很多(拇指

   
评论(4)
热度(32)
酪胺酸,胺基酸的一种(毫無意義的解說
叫什么都行,怎么舒服怎么叫(x

湾家人

全职主
伞修蓝新世界推广分部
除了小蓝之外,我的心给了于锋和邹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