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单行道

【全職高手同人】【傘修藍】《情聖不是人人都能當的》

食用說明懶得打了。

正文開始↓

  全明星周末那兩天的遭遇對許博遠來說宛如一場幻夢,無論是葉修說的「喜歡」──就不管他是說寵物玩具還是兄弟朋友的那種了──或是蘇沐秋夾的菜、牽的手、橈的掌心,通通都缺乏真實感,讓他寧願相信那只不過是兩神開的小玩笑而已,他們都挺愛開玩笑?不是嗎?

  緊鑼密鼓地為季後賽作準備的兩人並沒注意到許博遠的這點想法,只當人是害羞,反正手也被牽了/牽了也沒被甩開應該算是yes的意思,才沒有特意去討個答覆。直到常規賽第二十五輪藍雨客場興欣,蘇沐秋想要約許博遠見個面才發現事情不太對勁。

  這段日子他們都忙於訓練,遊戲上的少了,就是蘇沐秋的夢相聞也好一陣子沒有上了。這天他上線就是為了找許博遠,開了好友列表看了看人剛巧在線上就去了條消息。

  『藍團忙嗎?』

  他也是想要個親暱點的稱呼的,聽葉修喚的「小藍」他必須承認他多少是有點吃味的,但他不像葉修那樣自來熟──或該說沒下限──能直接就給對方取綽號喊小名,愛稱這件事還是過段時間再說吧!

  『下本呢。』

  『哪個本?過去找你?』

  對方給了座標,要他稍等一會,就快出來,有什麼事出來再說。

  這時候他已經感到有點不對勁了,雖說兩個男人談戀愛應該不會像小姑娘那樣膩歪,但他們現在應該還算是熱戀期?這種公事公辦的態度是怎麼回事?

  蘇沐秋還在暗自思量是不是太久沒聯絡讓對方不高興了,待會見到人要先道個歉之後哄一哄把對方哄開心了才好見面,這邊藍橋春雪已經出了本站到夢相聞對面。

  「怎麼了?找我有事?」

  蘇沐秋一時語塞。沒事不能找嗎?這麼久沒見──不論遊戲裡還是三次元──對象一見面居然問他有事嗎?有有事才見面的男朋友嗎?他雖然沒談過戀愛也看過豬......呃不、是看過電視劇,就算沒被沐橙押著看電視劇,他好歹也收過不少情書,先前當選手的時候也時常會有迷他的小姑娘甚至可愛的男孩子來俱樂部探頭探腦,交往之後無論何時都想見對方一面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他前陣子是多少忙到昏頭,沒好好經營他們的感情但也別這樣吧?當沒發生過這種懲罰方式也太惡質了,等等......當沒發生過?覺得自己好像抓到了什麼關鍵字的蘇沐秋停下腦內的高速運轉,決定先試探一下對方的態度。

  「是有點事。下禮拜不是興欣要作客藍雨嗎?會去看比賽嗎?」

  「嗯,我跟大春他們幾個都會去。」

  聽到那個『都』字他就整個人都不好了,這聽起來就是人來了還要自備一千瓦電燈泡的節奏。

  「那要不要跟我一起去G市哪裡走走?」

  「你要來?喔喔,好啊!我回頭問問大春他們要不要一起去。」

  蘇沐秋,歿。

  敢情對面那人完全沒有在跟人搞對象的自覺,回想起來他並沒有明說,仗著幾分對對方的了解就擅自把整個狀況解釋往對自己有利的方向,真是失策。但或許對方有稍微考慮過......抱著幾分僥倖的心思,他再度開口。

  「你們來之前再給我打個電話,我可以去接你們。呃……我還有點事情想問的。」

  「好,你說。」

  「就是…….先前你送我回來的時候,我牽了你的手,藍團你……是怎麼想的?」

  許博遠幾乎是立刻就回他了。

  「放心,我沒誤會你。就是怕我跌倒嘛!你還真是挺會照顧人的。」

  這個想法已經在許博遠心裡放一段時間了,那天回去之後他翻來覆去想了又想怎麼樣就只有這個解釋說得通,這才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

  「呵呵。」

  饒是蘇沐秋這下也不知道該作何反應,只能乾笑兩聲當作是同意對方的答案了。

  「那我們就到時見了,我還有點事要忙,先走了。」

  「掰掰。」

  看來他這次出手完全是被忽略掉了,自以為出個一擊斃殺能一舉拿下,不巧直接撞上對方來了個影分身,大招完全打的不是地方。一切只能重新再來過,好在見面的機會還是有的,這可得好好計劃一下,他很快地從震驚的情緒裡走出來,回頭就敲春易老QQ去了。

  至於葉修這邊呢?他對興欣的責任要比蘇沐秋來的更重一些,蘇沐秋都沒時間去找許博遠好好培養感情了,他就更沒時間了。但他勝在已經光明正大要了人家手機,直接傳個訊息過去還用不著上線碰運氣,直接一發『下禮拜會去吧?比賽後要不要碰個面?』簡單粗暴,少了迂迴,卻連自己後路都沒留。

  『跟人有約了。大神下次吧!』

  『跟誰?我好不容易過去G市一趟居然沒留個空給我。』

  『我要跟誰出去還要跟大神報告???為什麼要留時間給你?』

  為什麼要時間給我?這還用問嗎?連點時間都不留給男盆友,這像話嗎這?

  『小藍啊,我問你,你把哥當什麼了?』

  『葉神。』

  『沒別的了?哥上次說的話你聽進去沒有?』

  他這下真有點急了,果然還是應該去要個明確的答覆的嗎?這都過了快一個多月了,該不會對方壓根忘了這回事吧?

  『聽進去了。葉神喜歡我這個兄弟我很感激。』

  他完全不是那個意思啊!葉修是一口老血差點沒嘔出來。只得強自鎮定,這不就回到先前的狀況嗎?沒什麼大不了的,真的。

  『是兄弟就給哥說說,哥是關心你呀!你要和誰出去?拿帶哥一個不?』

  『那人你也認識的,就是你們興欣的。』

  誰啊?該不會是蘇沐秋那貨?蘇沐秋窩在藍溪閣裡當臥底他是知道的──也不知道為的是什麼,總不可能是為了偷藍雨的銀裝技術吧!兩個人也在一團亂的戰場上打過幾次照面,彼此對於對方對小藍/藍團的心思算是心照不宣,從以前他們喜歡的東西就經常撞車,榮耀吃的用的樣樣喜好都差不多,弄得沐橙都說要買他倆的東西直接同樣的東西買兩份就好,省事,這次連人都好巧不巧喜歡同一個,人可不能分兩份的,只好各自出招,看誰能抱得美人歸。

  『蘇沐秋?』

  『是啊!沐秋說要想在我們G市走走,多帶你一個也行吧?』

  許博遠其實沒多想,出來玩嘛,總是人越多越好玩。葉修看他那個「沐秋」心裡還真不是滋味,小藍認識他這麼久叫的還是葉神呢,這蘇沐秋才認識多久名字居然就給叫上了。看來他這邊的進度已經落後敵人一節,怎麼能讓蘇沐秋和小藍自個兒出去!

  『我跟!』

  『好啊。』

  『就這麼說定了,可不許放我鴿子啊!』

  『我們怎麼敢,到時就恭候葉神大駕啦!』

  XXX

  一個禮拜以後,藍雨以8:2大勝興欣。他們約了隔天下午要出去玩,藍溪閣眾人對這時候要見對方選手還是有點不好意思的,況且除了許博遠本人之外其他人通通都對自己就是個配角的角色有所自覺。最後是一個兩個頭痛腳痛胃痛連生理痛都搬出來當藉口,他都不知道現在科技這麼進步連筆言飛一個大老爺們都會經痛了,這是不是該祝你早生貴子?筆言飛表示他一急就講錯了,是女朋友生理痛到在床上打滾需要他照顧。不要以為他不知道,筆言飛說的女朋友是指那個在他床上擺著的沐雨橙風等身大抱枕,那玩意兒都會經痛?你乾脆說它會替你生孩子算了,估計給秋神知道他會殺了你。

  「藍橋,你不知道跟那兩神出去真的,壓力山大呀!拜託藍團長你行行好,別把我們都拖下水了。」

  筆言飛拍拍他肩膀,作出一副語重心長的模樣。

  「出去玩還壓力山大,那工作不就要你命了?」

  許博遠挑眉。其實他現在也有點騎虎難下,人都約了,結果小夥伴們一個個棄他而去,總不好意思去跟兩神說我們藍溪閣的大夥都不想/不敢去所以還是算了吧!這樣也太不厚道了。另外,今天藍雨是贏非輸,雖然勝敗乃兵家常事,估計對方輸了比賽可能心情會有點低落,帶他們出去走走散散心也好。

  「就是!那可真的會要命的!所以就拜託大心臟的藍團長多擔待些,小的求你了。」

  「好啦好啦,不要就算了。別指望我會幫你帶點心回來。」

  聽見他這麼說,筆言飛可糾結了,但大春說了,上次失敗可能是因為大夥一直在兩旁,秋神沒偷到多少跟藍橋獨處的時間,沒能好好說清楚才又要演這一齣。

  看他困擾得整張臉都皺成包子,許博遠又心軟了。

  「你要吃什麼?先說好,不准超過五樣,要跑超過三個地點你就跟來。」

  「耶耶!藍橋你最好了!真捨不得把你嫁出去。」

  說著筆言飛就抱了他一把,還在他肩頭蹭了蹭。直到接收到對面一直看著他倆講話的曙光旋冰一記瞪視,才悻悻然地放開手。

  「你說什麼?嫁出去?我要嫁誰去啊?要也是娶人過門吧?」

  筆言飛這樣喜歡動手動腳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他早就習慣了,只是對筆言飛說的話提出質疑。

  「是啊是啊,藍橋快娶個美嬌娘進門,早日破除我們藍溪閣和尚廟的魔咒。」

  「你要幫我介紹啊?」

  「不用吧!我們藍大團長魅力無窮,用不著介紹就遠近馳名聲名遠播聞聲而來……」

  還好死不死招來兩尊神,招來就算了還送不走。

  「好了好了,別鬧了!自己去寫菜單去,晚點出去幫你買。」

  「知道了。」

  筆言飛一溜煙地就跑了,這時曙光旋冰走過來。沒頭沒尾地說了句。

  「以後小心別讓秋神或葉神看到阿筆又對你又抱又蹭的。」

  不然他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可憐許博遠至今還搞不清楚狀況,只愣愣地點了點頭。

  當天晚上,許博遠回到工作室的時候整個人呈現出神的狀態,連筆言飛要求的點心都只帶了兩樣。筆言飛看他要死不活的樣子,也不敢開口問。最後還是來換班的系舟看不下去,直接挑破。

  「藍橋你們出去玩的時候發生什麼事了?」

  許博遠完全不反應,縮在沙發上用外套蓋住頭偽裝鴕鳥。

  「那倆跟你告白了?」

  全明星回來他們早就在懷疑了,看藍橋那兩天覺也睡不好,第二天晚上怎麼回事他們是知道的,第一天晚上藍橋說是去見朋友回來神色整個都不對,在他們軟硬兼施威脅利誘之下知道了那朋友根本就是葉神,還被葉神說了「喜歡」。只是這小子還完全沒聽懂對方的意思,他們樂得看好戲便也不點破。後來看藍橋一切正常,電話也沒多打,飯也沒少吃,一點也沒有談戀愛該有的樣子──他們宅歸宅,多少還是有點經驗的好嗎?就算是拒絕秋神,以他的個性多少也會有點過意不去啊、鬱鬱寡歡啊,想做點什麼彌補的樣子。但完、全、沒、有,就不知道秋神當初到底是怎麼說的。直到秋神找上門來……好啊,兩個都沒踩到點子上,讓他們偷笑了好一陣子。最後才有今天讓他們去三人行的事。

  「是……」

  許博遠的聲音從外套裡幽幽地飄出來。系舟嘆了口氣,走過去抄掉他的裝備。

  「不問我為什麼知道?」

  「對喔,你為什麼知道?」

  窩在沙發上的人抬頭看他,眼神這才漸漸聚焦。

  「因為你笨。全明星那天晚上根本是秋神跟我們事先說好的。今天也是。」

  「我又不是二筆……」

  系舟挑眉,許博遠也不敢繼續抗辯了。

  「所以呢?你喜歡哪一個?」

  「我哪知道……」

  「都不喜歡?那就好好拒絕。」

  「我也是這麼想的……」

  才怪,看許博遠那張紅的堪比蘋果的臉,系舟暗自吐槽道。

  

  之後才有了現在這副要上不上要下不下的樣子。反正人來了就跑,跑不掉就躲,躲不掉就裝死,裝死沒用下線遁。看見對面走過來的夢相聞,系舟還猶豫著要不要給許博遠遞個消息,對方就已經先傳過來了。

  『系舟這團先幫我帶一下。我先去下去整理下報表,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或是搶BOSS搶到一半,對面興欣領隊的是悟道君。

  『阿筆我急著上廁所,你過來幫我指揮下。』

  總之,兩神要嘛堵不到人,就算堵到了許博遠也一副完全沒有要給個答案的意思,擺出「我什麼都沒聽到,拜託不要問我」的態度耍賴耍的徹底。

    好在季後賽就要開始了,沒那麼多時間讓他們在網遊裡折騰。否則不單單是兩神要被許博遠搞瘋了,藍溪閣的大家也要給他們搞瘋了。


後記:

真正要瘋的是我,預計還差18K完稿,6/20截稿。

   
评论(20)
热度(41)
酪胺酸,胺基酸的一种(毫無意義的解說
叫什么都行,怎么舒服怎么叫(x

湾家人

全职主
伞修蓝新世界推广分部
除了小蓝之外,我的心给了于锋和邹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