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单行道

【全職高手同人】【傘修藍】《為難》及 《三人同行》周宣

食用說明,忘了。

《三人同行》預購調查將於 6/20截止,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好像在賣安利
通販限灣家,場取7/12灣家全職O、CWT37

為顧及章節間的連續性,目前公開的部分之後會有少量更動,敬請見諒。


正文開始↓

  季後賽開始之後,大神們終於在網遊中銷聲匿跡,藍溪閣公會的成員這才能暫時鬆口氣,但這並不代表警報解除了,他們還有一些內部問題要處理。許博遠對大神們的閃躲已經到了藍溪閣內人人皆知的地步,除了蘇沐秋先前待的精英二團之外,這段期間但凡是許博遠所到之處包含帶的副本隊、搶BOSS臨時集結起來的團隊,甚至連他管轄內的分會都不得安寧。雖然大家對於藍溪閣五大高手之一的他是多有包容,但成天幫著人玩貓追老鼠還真有點煩,就算成員們不好說他許博遠自己也感到不好意思。

  他其實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搞的,等到意識到的時候已經躲到看不見對方的地方去了,從沒想過和人好好談談。系舟說的好好拒絕,他並不是沒想過,但這話說得容易,實際施行起來可比摘星星摘月亮還難。自己到底該擺出什麼姿態去拒絕對方,想來想去還是覺得,再怎樣好好拒絕對方也是會難過的吧?就算看上去沒心沒肺又愛捉弄人,被拒絕總不可能還能笑笑地說「謝謝指教。」如果對方真的這麼做了,肯定是笑比哭還難看的臉吧!

  與許博遠相熟的系舟、筆言飛等人這段期間也很不好過,事情鬧得這麼大,公會內部的八卦黨自然少不了,有說許博遠得了便宜還賣乖的,也有不知內情的說是許博遠欠了大神錢、大神這是討債來了,謠言是越傳越離譜,怪的是許博遠一聲也不吭,所有謠言全當耳邊風,只是成天鬱鬱寡歡對著屏幕發楞或窩在沙發上裝鴕鳥。只聽過失戀過得天昏地暗的,還沒聽過被告白也能把自己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都多久沒見許博遠笑過了,再這麼下去或許該拖人去看診了。

  就在筆言飛提議要真抓人去掛號的隔天,系舟接到了來自許博遠的短信,約他下班後在工作室附近的小餐館吃飯。

  總算來了,系舟暗嘆。

  他們幾個人先前就商量過要怎樣開導藍橋,春易老算是半個上司插手管不太合適,入夜寒、筆言飛倆二貨就甭提了,曙光不擅言詞找他還不如找二筆呢起碼場子熱點,其他人又不夠熟,思來想去,最後責任落到系舟頭上。他們之前擬了好些戰略,看來今天該是它上場的時候。

  系舟到餐館的時候許博遠人已經到了,位子在餐館最裡邊的雅座,謝過替他指路的服務員之後,系舟果不其然地看見仍然是一臉烏云密佈的工作夥伴。系舟並沒有問許博遠怎麼突然找他吃飯,兩個人佯裝隨意地點菜,談論菜色、藍溪閣最近倉庫盤點的狀況,還聊起這附近又開了新店等諸如此類、不著邊際的內容。直到飯後甜點端上了桌,許博遠才好似終於下定決心地開口。

  「那個……其實我今天找你來是想請你幫我出個主意……」

  「你說。」

  「就是……你覺得……要怎麼樣拒絕才最不傷人?」

  沒頭沒尾的,換作別人真的知道你在說什麼嗎?系舟暗中腹誹。但現在不是吐槽人的時候,他開啟知心哥哥模式,眼神特別真摯地看向對方飄忽不定的眼。

  「你是說……大神他們的事?」

  許博遠微乎其微地點了下頭。

  「你確定你真的想拒絕?」

  又點頭。

  「曙光說你上週日值班時偷看了興欣的比賽視頻;老寒上回跟你一起帶團的時候,就是季後賽前最後那次,怎麼說去了,喔對,說你要秋神早點去休息,比賽前就不用特意跑來了!還有什麼……我想想,戰隊給興欣踢出八強的那次賽前你在給誰傳短訊啊你?」

  許博遠被他說得臉一陣青一陣紅的,他停頓的中間幾欲辯解,最後還是只張了張口,什麼都沒說。

  「不管你想怎麼樣處理這件事,要撕破臉也好,要像現在這樣讓我們替你擋也好。事情總是會過去的,兄弟們挺你!只是……」

  他刻意停下來喝口茶,對方直盯著他的動作,眼神催促著他繼續說。

  「重要的是,你是怎麼想的?」

  滿意地看見許博遠完全傻住的模樣,系舟拿起桌上的帳單往櫃檯付帳去了。

  藍橋,做兄弟的就幫你到這裡了,接下來怎麼樣就看你自己了。

 

  ──他是怎麼想的?

  這問題許博遠已經想整整一個禮拜了,還沒有個答案。起先他是完全存著拒絕的心思去找系舟談的,但談過的結果出乎他意料。該說當局者迷嗎?系舟一一道破的那些行為,是他下意識就去做的、他認為應該做的,卻從沒想過為什麼要這麼做。

  真不能再自欺欺人了,他看了一眼擺在桌邊上的總冠軍賽門票。

  它寄到工作室來的時候是筆言飛拿進來的,信封上並沒有註明收件人是誰,只寫了藍溪閣公會工作室收,一打開裡頭擺了四張門票。本想該不會是戰隊那邊寄來的吧?但給他們的票向來是大春直接去俱樂部拿回來的,沒有用過這麼迂迴的方式。他們又檢查一下寄件的地址,才發現……居然是從H市寄來的!網上是查得到興欣網吧地址的,最終的結果讓幾個人面面相覷,所以是興欣的「某人」……或「某兩人」,希望他們藍溪閣的「某人」去看比賽嘛!

  總冠軍賽啊!除了擺明是給許博遠留的那一張門票,其餘三張就被其他人瓜分掉了。兄弟們也夠講義氣,拿了票的人立馬就給蘇沐秋去了消息表示一定把藍橋押到。

  不過,如果他真不願意去,他們也不會強迫自己的,會這麼說就是給他個台階下罷了。想到這裡,許博遠苦笑了下,把門票收到早已備好的行囊裡。

  

  看到蘇沐秋賽後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坦白說,許博遠完全不意外。沒有問他怎麼找到自己的,也沒有問他怎麼會找來,一切都像是預演好的一樣。身為隊長的葉修人無法走開,所以找來的只有團隊戰沒有上場的蘇沐秋一人。

  他沒有去興欣奪冠的賽後記者會,和自己一起坐在鄰近的咖啡廳裡。

  「小藍……之前的事情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出於一點點和葉修較勁的心理,蘇沐秋並沒有使用他慣叫的藍團,而是這個聽上去親暱幾分的綽號。

  「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你決定接受阿修了?」

  他對面那個一直低著頭的身影微顫了下,然後,頭搖得跟波浪鼓似的。

  「那是?」

  「對不起,我不能接受你們……不管是你,還是葉神都不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

  一個意料之外的聲音響起。葉修又沒出席記者會了,這也算是他的老習慣。事先就知情的蘇沐秋可以毫不意外、一臉鎮靜,但許博遠就不行了,看到葉修撐在桌緣的手就足以讓他嚇住了,回答的聲音和蚊子叫沒差多少。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葉修推了蘇沐秋一把,要人挪個位子給他,也在許博遠對面坐下。

  「小藍,你如果真對我或沐秋沒意思可以直說,不喜歡就不喜歡,這不能勉強,我們都明白的。」

  「不可以、對不起,這種回答我們反而不能接受。」

  「不……不可以的,我真的對不起你們,拜託你們就當作什麼都沒發生過可以嗎?」

  這是自告白以來許博遠第一次正面回應他們,卻是這種請求。

  「要我們當沒發生過?」

  「小藍希望這一切都沒發生過嗎?」

  「對……」

  說這話的時候他低垂著頭整個人都在抖,像是強自忍耐著什麼,但還是繼續說著。

  「我希望我們可以回到一月以前,我見到你們以前,就當朋友……」

  「「不可能。」」

  兩人異口同聲地否定了他的提議。

  「那我還是只有……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眼看這樣再說下去也沒什麼意義了,最終兩人雙雙嘆氣,一前一後離開咖啡廳。

  留下許博遠一個人,小小聲地,對著冷掉的咖啡說著。

  






  對不起,我真的選不出來。

  對不起,我不想失去你們。

  對不起,我不想傷害你們任何一個。

  對不起。

 

 


後記:


這章我擠的超痛苦,
自己眼睛都一直冒水,希望有人懂小藍的「為難」就好了。
他真的沒有很渣,很渣的是我Q^Q

   
评论(9)
热度(27)
酪胺酸,胺基酸的一种(毫無意義的解說
叫什么都行,怎么舒服怎么叫(x

湾家人

全职主
伞修蓝新世界推广分部
除了小蓝之外,我的心给了于锋和邹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