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单行道

【全職高手同人】【傘修藍】《一日》

已交往,同居設定。改天有空再按順序排一篇,今天先這樣。


正文開始↓

  都已經說要煮了,現在才說他其實不太會這是不是有點遜。

  瞪著桌上那條剛從市場買回來還帶點水的兩顆大白菜和一大盆豬絞肉,許博遠覺得自己正面臨了前所未有的重大危機。

  早知道當初就不要大言不慚地說自己的廚藝好到可以教人,現在倒好,剛搬完新居,他的另外兩個同居人就吵著要嘗嘗他的手藝,還指定了紅燒獅子頭這種沒一點經驗值不行的功夫菜。他硬著頭皮應了。上網搜了食譜,要油炸不要油炸、加豆腐加起司居然還有加饅頭的,搞得他暈頭轉向,最後挑了一個標榜「廚房新手也能做,絕對不失敗」的當參考,挑了一個黃道吉日把閒雜人等通通趕出廚房,這才準備動手,就碰到了重大問題。

  他、們、沒、有、砂、鍋。

  食譜上寫的是要用砂鍋燉那大白菜啊!總不能特地為了做一道菜去買一口砂鍋吧,正當他焦急地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剛被趕出去的同居人又從門口探頭進來問他。

  「需不需要我們幫忙打打下手?我們雖然作菜不行,幫忙洗洗切切還是能行的。」

  「參觀媳婦兒給哥倆洗手作羹湯的模樣是哥一生的心願,求藍大大成全。」

  正為白菜的前途感到一片黑暗的許博遠也沒多掙扎就把人給放進來了。獲准進入廚房校外教學的小學生葉修一進門就開始東摸西摸,研究他剛拿出來擺在流理台邊上的各式調味料,蘇沐秋則走到餐桌前和他一起坐下面對那一大盆等待調味的絞肉。

  「怎麼?不動手嗎?」

  「那白菜要先處理……要不夠軟爛就不好吃了。」

  看許博遠眉頭皺的緊緊地,蘇沐秋多少也猜到這白菜可能有點麻煩,他主動提出了讓自己來處理它的要求。

  「不然白菜我來弄吧,弄軟就可以了?」

  許博遠懷疑地看了他一眼,稍微了遲疑了一下,點點頭。

  蘇沐秋神秘地笑了笑,也沒多解釋,轉頭對還在那弄得葉修說道。

  「阿修你不要鬧了,過來幫我把白菜洗一洗切一切。」

  「誰鬧了,我不就在弄調味嘛!」

  葉修反駁,端過來一個小碗,還順手把許博遠放在調味料旁邊的小抄給帶過來。就在他倆正在糾結白菜時,他已經把該配的醃料配好,就等拌豬肉了。

  「小藍啊,這獅子頭哥喜歡吃淡一點的,你那菜譜的鹽太多了,我給他改了。」

  「誰、誰管你啊!我就喜歡咸一點的。」

  雖然嘴上說的是一套,許博遠還是暗暗在心裡想下次還要做的話鹽要記得放少一點。

  大白菜有人要接手了,醃料也拌好了,許博遠終於能夠坐下來開始專注於把豬絞肉變成一顆顆渾圓可愛的肉糰子的工程作業。

  一個小時後,當許博遠準備要把第三批肉糰子起鍋時──就不提他炸的時候弄散幾顆了──被蘇沐秋扔進電鍋裡蒸的大白菜也可以拿出來了,被蒸過的大白菜出了不少水,幾乎不用再煮就軟爛的不用咀嚼便能嚥下。兩人幫著許博遠把白菜鋪在湯鍋底部,倒入醬油、胡椒粉和幾滴蚝油,放入形狀還算完整的幾顆獅子頭,放到瓦斯爐上煮。

  「好了。」

  接下來就等它滾了。許博遠瞥了一眼牆上的時鐘,上頭顯示的時間是十一點四十五分,算一算他們也該來了……

  說時遲那時快,家裡的門鈴響了。門口的對講機傳來一陣吵雜聲。

  「有沒有人在啊?哈囉?藍橋?我們來囉!」

  已經從廚房出來的葉修先他一步替訪客開了門,只見來人提得大包小包,四張葉修不太認得的臉一個勁地衝著他傻笑。

  「你們來啦!來來來,快進來。葉修你去倒茶來。」

  「喔,好、好。」

  隨後跟上來的許博遠熱切地招呼門外的幾個人。聽到許博遠再自然也不過的

  使喚葉修,幾個人俱是一愣。

  「藍橋你厲害了!葉神這樣的人物就你能這樣使喚。」

  聽聞筆言飛這麼說,許博遠給了他一個白眼。

  「你們都不知道這傢伙平常多懶散,除了買菸,成天就坐電腦前打榮耀,連三餐都對著屏幕解決,叫都叫不動。難得他今天動了不抓緊使喚,更待何時?」

  聽他說的,後頭的曙光旋冰和系舟對視一眼,忍不住笑了。

  「看來你過得挺好的,白操心了。」

  最外面的入夜寒邊說邊聳肩,也笑了。

  當初藍橋遠嫁H市他們是真的挺擔心的,他們這樣一路看著他和大神們

  跌跌撞撞的好不容易走到了一塊,看他為他們不知道掉了多少眼淚,又為了和他們在一起受了多少委屈。

  他們本也不是很能接受這樣的關係的,講白一點,這個情形很像是藍橋劈腿,劈就算了,這倆被劈的還心甘情願,完全沒有要爭出個結果來的意思,最痛苦的反倒是藍橋,藍橋本就是個心軟的,為著這個把他們三個人都困在裡面的圈圈,也沒有少後悔過,偏偏又放不下,受得心理煎熬非同小可。

  他們有時候看著都覺得當初是不是不應該插手幫忙,沒有開口勸藍橋考慮他們,沒有替秋神製造機會,沒有把人扔進精英團裡去,甚至是根本沒有讓秋神有機會混進藍溪閣裡來,或當時沒有把藍橋派去第十區,是不是就不會變成這樣了?他們的藍橋就不會那麼痛苦了?

  眾人跟著許博遠進了客廳,還在四下張望屋裡的擺設,奉命端茶來的葉修就拎著蘇沐秋一起出來見客了。

  「是你們來了啊!歡迎來玩!」

  蘇沐秋揮揮手跟大家打了招呼,一旁的葉修還一頭霧水。扯了他袖子,拉人到一邊說悄悄話。

  「那幾個誰啊?怎麼會來?」

  「小藍的同事,藍溪閣的。前兩天小藍有說過他們要來,你忘了?」

  「完全沒印象。」

  「你啊……」

  蘇沐秋嘆氣。

  「前兩天睡前說的,你那時候八成又顧著動手動腳沒在聽。其他就算了,這幾個給我好好供著,某種意義上這幾個算得上你半個丈母娘的存在,不指望你多謙和有禮,下限給我好好收著。」

  「這還用你說。」

  「最好就不用,過去了。」

  說著蘇沐秋就拉人離開角落,加入眾人剛開啟的討論中午吃什麼的話題。

  忙了一早上,他們還只做了獅子頭,飯還沒煮、配菜也沒做,許博遠正猶豫著是要讓遠道而來的友人再等一小時開飯還是大夥乾脆出去吃。葉修一過來,直接拍板定案。

  「叫外賣吃吧,天這麼熱就別出門了。」

  一窩宅男平時吃飯也沒什麼講究,他們剛一路走過來早熱得滿頭大汗,聽到這個提議無不拍手叫好。午餐的問題就這麼解決了。

  吃外賣是又快又方便,打個電話沒十分鐘就來了,也免了眾人剛見面聊一聊就沒話題好聊的尷尬,吃兩口飯腦子多轉兩圈再接句話總是能聊起來的。吃到一半,用飯期間多次進出廚房去看爐子的蘇沐秋宣佈,紅燒獅子頭已經做好了,他還刻意強調這是許博遠特意為了要來探親的同事們做的。

  他們完全沒有客氣,爭先恐後地把整整一鍋的獅子頭和大白菜分得一乾二淨,當然還是有替三位主人各留一顆啦!幾個煮飯技能完全沒點的現實人生戰五渣吃得頻頻稱讚。

  「藍橋的手藝什麼時候變這麼好了我都不知道!」這是已經嗑了兩顆獅子頭的入夜寒。

  「以前藍橋也常做菜帶來工作室,但都是家常菜,現在居然進化到獅子頭都會做了。」把最後一片菜葉搶走的系舟。

  「挺好吃的,但藍橋不是一向吃比較咸嗎?」把剩餘的湯汁全拿來拌飯的曙光。

  「可以嫁了。」得出奇怪結論的永遠是那個腦袋不知道怎麼長的二筆。

  許博遠聽了只能不好意思地笑笑。他今天具體做了些什麼他自己都不太清楚,菜是蘇沐秋煨的,調味是葉修調的,他就是炸個丸子而已,還弄得七零八落的。他忍不住感到有點沮喪,低垂著頭看向面前碗裡還沒動過的獅子頭。注意到他表情變化的葉修這時湊了過來,靠在他耳邊悄聲說道。

  「不是都說了嗎?只是想參觀下媳婦兒洗手作羹湯的模樣。」

  「誰你媳婦兒了。」

  許博遠瞪他一眼,面上卻伴著一點氣惱的紅,看上去格外惹人憐愛。葉修趁著大夥光顧著碗裡,沒注意他們這邊,飛快地在他頰上親了一口。

  「葉不羞你!」

  「你看起來更好吃一些。」

  不小心目睹整段過程的系舟表示,你們真當旁邊都沒人嗎!

  「啊啊,差點忘了。」

  桌上收拾乾淨之後,一時間又相對無語,筆言飛一聲大叫讓所有人的視線都投向他。他拿起一進門就被擱在沙發旁邊的大紙袋,擺上桌,一本正經地對許博遠說道。

  「藍橋,這是我們一起合送的新婚賀禮,祝你們百年好合。」

  許博遠嘴裡的茶差點沒全噴在他臉上。一旁的其他人已經放棄阻止他了,只能盡力搶救。

  「不、不,那個是喬遷禮,恭喜你搬到H市。」

  「咳咳,謝、謝你們。」

  「謝啦。」

  「你們費心了。」

  賀禮是一台全自動研磨咖啡機,還貼心地附贈了一包咖啡豆和一包奶球。知曉許博遠輪晚班時會喝咖啡提神的好同事們送了一項很實用的禮物。

  禮物送完了,飯也蹭完了,是時候該走了,藍溪閣的成員們都深諳妨礙別人談戀愛是會被馬踢的道理,目的達到了就該閃人了,婉拒許博遠等人要送他們去搭車的好意,幾個人風風火火地離開了。

  晚上,平時只喝綠茶的葉修見許博遠整晚都在擺弄那台咖啡機也禁不住好奇,要他泡一杯來喝喝看。

  「沐秋我要煮一壺試用看看,你要不要來一點?」

  既然要煮,一杯兩杯也沒什麼區別,他就順便去問了待在自己房裡的蘇沐秋。

  「麻煩給我一杯,謝謝。」

  「好喔。」

  咖啡香瀰漫到整個空間,當許博遠煮好回到客廳,遞給葉修一杯黑咖啡後對方又問他要了糖和奶精,明明平時也不嗜甜的人,居然糖奶都加,許博遠覺得對方的口味簡直難以捉摸。看他一副不是很能認同的表情,葉修聳聳肩,手指了指示餘下的兩杯,示意他還有一杯要送便讓他走了。

  「咖啡來了。」

  他把托盤整個放在電腦桌邊上,接著就坐在床緣看還在清點倉庫材料的戀人工作。

  「這麼熱切地看我,是想……」

  查覺到他的視線,蘇沐秋停下手上的工作,轉過來看他。

  「就是想叫你快點喝而已,沒別的意思!」

  急切地打斷蘇沐秋的話。這哥們倆個掉下限的程度是互不相讓的,現在不阻止他只怕待會又要說出什麼讓他面紅耳赤的話。

  「有放糖跟奶精嗎?」

  見蘇沐秋也是糖奶都加,他遲疑了一下又開口。

  「都有……你們在口味上還真有默契。」

  蘇沐秋輕啜了一口之後回答。

  「這不是默契。」

  「那是……?」

  對面的人突然靠得很近,太近了,眼睛找不到焦距,溫熱的吐氣撲在臉上,然後來不及閉上的嘴被抓到了,略酸的苦味先落在舌根,奶精使原有的澀味變得溫潤,最後砂糖的甜味自舌尖蔓延開來。

  「是共識。」

  在好不容易從缺氧的危機掙脫出來之後,他聽見了這個答案。

  


後記:

沒有很甜的傻白甜。


   
评论(5)
热度(36)
酪胺酸,胺基酸的一种(毫無意義的解說
叫什么都行,怎么舒服怎么叫(x

湾家人

全职主
伞修蓝新世界推广分部
除了小蓝之外,我的心给了于锋和邹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