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单行道

休息時間【于遠】

樂團paro

跟 @时虐性小清星 的默契系列/樂團paro有相關
但沒看應該也看得懂啦,本篇的時間軸沒有重疊


 不大的練團室裡充滿了震耳欲聾的樂聲,百花樂團的現任團長于鋒背對門口站在整個空間的中央,其餘成員連同各自的樂器在他周圍四散開來。所有人正賣力地演奏著,于鋒突然卻打了個暫停的手勢。

「這段聽起來還是有點不對。」

于鋒環著手臂,視線投向抱著吉他坐在右邊吧檯椅上的鄒遠。被注視的那人小心翼翼地開了口,手指跟著點了點前方譜架上的樂譜。

「我這邊進來的時候慢了一點。」

于鋒微微點頭,轉向後面的朱效平,對方放下鼓棒,抓了抓頭髮有些毛躁地接著說道。

「我最後幾個小節根本亂打。」

「團長,我們從吃完飯練到現在,是不是該休息一下?」

說話的是唯一沒犯錯誤的張偉,語氣卻還是顯得有些底氣不足。

雖然于鋒對團員們今晚的不在狀態不甚滿意,他們的確也練了將近4個小時,是該休息一下。于鋒放下自己肩上的Bass,轉轉手腕這才宣布。

「休息20分鐘。」

鄒遠也鬆了口氣,放下琴就要出練團室,卻冷不防被朱效平拉了一把,拉住他的人自己則快步向前,略過于鋒和鄒遠身旁拉著張偉就要往外走。

「謝謝團長!前輩我們去買夜宵!團長、小遠你們要吃什麼?」

他還在于鋒看不到的角度對鄒遠使了眼色。

『拖住團長,別讓他突然跑出來。』

『我根本不會演戲啊!你要我怎麼拖住他!』

『你光待著就能拖住他了,別跟來!』

鄒遠敗下陣來,專心執行組織交代的牽制任務。

「那……幫我帶幾支烤串,要辣。團長呢?」

「一樣。」

「效平,團長的不要加辣。」

于鋒不太能吃辣,這點同住的鄒遠知道,其他團員不見得清楚,他忍不住開口多交代一聲。

xxx

被留下來的鄒遠在這種時候面對于鋒更是手足無措,他想不如再練剛剛那幾個感覺始終不太對的小節,別和團長再多說話免得不小心漏餡,就這麼又抱起琴坐回去。不料卻于鋒卻不打算這麼簡單就放過他,鄒遠一坐回去于鋒也拉著另一把椅子湊近他坐下來。平時他們練習總會有點距離,于鋒要能注意到所有人的狀況,稍微拉開一點才不會被擋住視線。現在的情況對方只注意他一個,靠的又近,讓鄒遠忍不住緊張,下手更用力些。

又要再刷的時候,于鋒扣住他的手腕,阻止他的動作。

「你用指甲刷的弦?」

「呃……對,用pick手感不太對。」

于鋒拉過鄒遠的手,細看一下。

「剛聽你的聲音有點悶,應該是指甲長了的關係。」

「最近比較忙,一不小心就忘記了……」

「我幫你剪吧。」

「疑!!!」

 

團長拉著鄒遠的手不放,對面的鄒遠面紅耳赤,看上去想說話張張嘴又聽不見聲音,這微妙的氣氛讓在外頭捧著生日蛋糕的朱效平和張偉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進去提醒他們注意下場合。


最後他們把蛋糕留在練團室外的小冰箱裡,還寫了張便條。

 

于鋒團長,生日快樂!

And 你們一定要幸福喔!

By 百花所有成員


The End


xxx

 

毫無意義的一點私設:

  1. 因為害羞的關係,小遠在表演時有50%的時間會背對觀眾。反而因此讓少部分樂迷覺得他很可愛

  2. 百花樂團(現)的編制:

    于鋒:Vocal/Bass

    鄒遠:Guitar 1

    朱效平:Drums

    張偉:Keyboard

    曾信然:Guitar 2(視情況而定,有雙吉他的曲子才會出現的隱藏角色?

  3. 百花的練團室是他們自己的工作室,不是外面租的。(租的還中途跑出去吃東西超級浪費啊w

  4. 他大概有個五章左右的前情提要

   
评论
热度(4)
酪胺酸,胺基酸的一种(毫無意義的解說
叫什么都行,怎么舒服怎么叫(x

湾家人

全职主
伞修蓝新世界推广分部
除了小蓝之外,我的心给了于锋和邹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