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单行道

兒童職能治療師的職業道德 01

食用說明:
1. 繁體注意
2. 治療師paro,全部cp未定,主cp 葉藍,目前看起來應該還有喻黃、包羅

3. OOC一定的

關於職業的部分下章我們再解說。
以上ok? 電梯往下


接下來三個月就要在這裡度過了。藍河抬頭仰望眼前的巍峨建築,深吸了一口氣,調整下背上沉重的雙肩背包,踏進因時間尚早而顯得冷冷清清的醫院大門。

空盪盪的候診大廳只有他翻動書頁的細微聲響和打掃阿姨搬動桌椅不時發稱的乒乓聲為伴,更添寂寥。儘管知道現在看也於事無補,但不做點什麼來轉移注意力藍河真覺得自己會緊張到吐出來。

藍河是個熱心向學的好學生,在學校的時候就跟著教授做了幾項研究,教授主攻機器輔助治療的領域和他現在所在的單位── H大附設醫院多有專業上的往來,其中一位和藍河同校畢業的學長更是他憧憬的對象。

這位名叫黃少天的學長大藍河三屆,等於藍河大一剛進學校的時候對方已經在外面實習了,但這並不妨礙藍河知曉他的顯赫事蹟,據說這位學長在校期間就跟著藍河現在跟隨的這名教授共同發表了幾篇機器輔助治療的學術論文,甚至其中一篇還是第一作者,由於教授的實驗實在需要他的協助,他在畢業後的半年先留了下來當研究助理,接著出國在A國取得USC的一年制職能治療碩士學位,之後又轉往C國從事臨床工作及相關的學術研究,直到半年前才因為H大的盛情邀請回到國內。

這都是表面上的事啦,實際上就是黃少想我們喻隊了。藍河的系學會學弟盧瀚文如是說。黃少天是盧瀚文的大六學長,依照系上各個小家的聯繫緊密程度,他知道黃少天的事一點也不奇怪。

他口中的喻隊倒不是他們的人了,而是隔壁系物理治療系的一代神人,喻文州。這位喻隊是他們兩個系共同電競隊的隊長,復健科系本來人數就少,兩個系經常一起參與活動,各種運動項目、幾門必修課都在一塊,久而久之大家也都熟稔起來,關於彼此系上的事也都略知一二。這位喻文州出風頭的勁道比起黃少天也是不惶多讓,四年書卷外加連任兩屆系學會會長,大二全盛時期還兼任學生會會長,進實驗室、發表學術論文之類的事情他也沒少幹,畢業那年卻突然來了個急轉彎,這位被系上老師殷切期待的學生居然報考了腦科所還以第一名的成績錄取了B大,簡直沒把系上的老師們氣得嘔出一口老血。

「以徒手治療為主流的物理治療不太適合我。」據盧瀚文轉述喻文州最終選擇念腦科所的理由。聽到這個理由藍河的嘴角抽搐了兩下,雖說系上的電競隊偶爾會拿隊長的手跟不上腦來說說笑,校際聯賽的時候也會被對手針對,但這好像……沒什麼關係吧?根本就是不想念吧!藍河最終做出了註解。

藍河腦子裡翻來覆去流過許多有的沒的、真的假的各式各樣的傳聞,總之,他就是為了也許有五分之一的機會──H醫今年共收了五名實習學生──能在黃少天這位他所嚮往的學長指導下學習,再不濟也能旁觀一下學長的治療手法,而選擇來到H醫進行他最後三個月的實習,只是……

藍河的肩膀被拍了一下。

「不好意思,請問你也是今天報到的實習生嗎?」

「是,我是。你也是?」

只見來人鼻子上架著一副厚重的眼鏡,胸前抱著那本人稱OT聖經的第十一版,比起藍河有過之而無不及。

對方點點頭,原本有些僵硬的臉部線條露出一絲靦腆笑意,調整了下姿勢朝藍河伸出手。

「你好,我是H大的羅輯,請多指教。」

「我也是,請多多指教,G大的藍河。」

握完手,藍河將自己佔據了大半桌椅的背包、書籍等雜物挪了挪位置騰出空間讓羅輯坐下,兩人有一搭沒一搭聊起前幾個實習單位的經歷、醫院附近有沒有什麼好吃的等等話題。從對方的敘述中藍河知道對方是為了一位在這裡任職的臨床教師而來,這位老師在一次到H大擔任講師的經歷中意外地發現羅輯在生物統計方面的才能,而和羅輯通上了信,並用電子郵件給他教導和協助,到準備實習的時候,羅輯第一個就想到來H醫。

「那你呢?你怎麼會來H醫?」

說完自己的理由,羅輯轉而詢問藍河。

「我嗎?因為這裡有黃少天學長!」

羅輯點頭表示理解。黃少天的名字他也聽過,但好像有點不對勁,他記得黃少天……

羅輯還來不及細想這點不對頭的原因是什麼,脖子就給勒個正著。

「小弟你居然沒把我叫起來就自己先溜了,好險我還有設了一個備用鬧鐘,不然老大沒看到我就有你受的了!」

眼前一個綁著馬尾的金髮青年扣著羅輯,藍河完全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咳、咳…咳,我…快不能呼吸了!放手!」

青年依言放開了羅輯,羅輯惡狠狠地瞪了對方一眼,整整衣服再度開口。

「我有叫你了,是你自己沒醒。」

「那是你的責任。」

青年嚴肅地板著臉,再加上看上去那一百八以上的身高,站在一旁的藍河都覺得很有壓迫感。但羅輯似乎不這麼認為,依然很有勇氣的──在藍河看來──對對方大喊。

「你沒醒又我的責任了?我有叫你已經很好了好不好!」

「你是這樣回報平時處處照顧你的大哥的嗎?看來你這個小弟還是有欠教育。」

「你哪裡照顧我了?還有就說了我不是你的小弟!」

話題的方向好像跑偏了啊……

「那、那個這位是?」

藍河的開口提醒了兩人這裡還有旁人在場。

「包榮興,叫我包子就好啦!」

長髮的青年很自來熟的就將手搭上了藍河的肩,藍河只好向羅輯遞出求救的眼神。

對方則上推一下剛才被碰歪的眼鏡,視線移向大廳角落的盆栽似乎突然對那叢四處可見的萬年青起了極大的興趣。

「包子他和我同校,雖然看起來是這樣莫名其妙的,但應該是個好人……吧?」

敢不敢不說那個吧?這種不確定的語氣讓人更戰戰兢兢了好嗎?

 

這麼打打鬧鬧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藍河抬頭一瞥,牆上大鐘顯示的時刻已經七點五十分,他不著痕跡地將包子的手移了下來,招呼兩人一起站到辦公室門口,等待接下來三個月將和他們朝夕相處的臨床指導教師。

   
评论
热度(5)
酪胺酸,胺基酸的一种(毫無意義的解說
叫什么都行,怎么舒服怎么叫(x

湾家人

全职主
伞修蓝新世界推广分部
除了小蓝之外,我的心给了于锋和邹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