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单行道

[全職高手同人][傘修藍] 珍惜

食用說明:

  1. 繁體注意,因為lof主非常懶惰挑錯字,所以就沒特地弄繁轉簡了

  2. 蘇沐秋未死,且和葉修同時愛上小藍的獵奇3P設定,小心慎入

  3. ABO有(兩A一B),生子有,小孩的戲份可以說很重要也可以說很不重要,雷者慎入

  4. 大家本子應該都收到了的C3取3完售公開,然後本子收錄的另外一篇請見小夥伴 @嗯,刚刚想干嘛来着 性福美滿



以上都OK?電梯往下


↓↓↓



他們現在的狀況很尷尬。

 

好不容易把小傢伙們哄睡,許博遠離開臥房往浴室去準備梳洗睡覺,這才發現他孩子的父親*2已經分別在客房和沙發上睡著了,考慮到他自己是個沒特別鍛鍊還茶來張口飯來伸手過了將近十個月的柔弱的B實在扛不動兩個大A,再加上對方分明就是故意在房間以外的地方睡下的情況,他決定拿兩條毯子來替他們蓋上就完了。

剛生產完那會兵荒馬亂的,新手爹們又要照顧兩個性情迥異的雙胞胎又要替許博遠坐月子,真是手忙腳亂,連帶整個興欣也翻天覆地,正忙的時候連魏前輩一個年過三十沒妻沒子的大老粗也被拖下水照看兩個小祖宗,就差沒往看上去經驗豐富的王前隊長那搬救兵了。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他們已經近半年沒同床了。

在一起這些年,就算許博遠是個先天對信息素缺乏感知的Beta,也多少能算出自家Alpha的發情週期──從他們拐他上床的時機和當次進行的時間長度來判斷是否是發情期──就算是他在懷孕的期間,過了醫生囑咐的危險期之後,以適度運動對許博遠的身體健康為由,他們仍有一定頻率的呃、床上運動。方法是人想出來的嘛,就算頂著七八個月的大肚子,換個姿勢還是可行的,根據他對象的說法,也別有情趣。

反倒是孩子生下來之後,居然連同寢都沒有了!前一兩個月大約還顧忌著許博遠身體需要調養,第三個月孩子開始吵夜,總在半夜突然驚醒啼哭,非要人過去抱一抱、搖一搖安撫不可,好不容易聽從王隊長的建議讓兩個小的白天少睡點、多動動,把作息調了過來,結束日夜顛倒的生活,回頭要顧兩個大的,許博遠才發現他們不太對勁。

要不就是他把孩子哄睡要回房時人已經睡了,或者說讓他先睡自己過去顧孩子,有床不睡偏要去睡沙發!忿忿地拍了手下的棉被,許博遠還真想擰一把對方幾乎已經變成實胖的臉頰。

本來只想拖兩條毯子出來,最後還是擔心在這乍暖還寒的初春時節沒蓋厚點會著涼,把收在客房衣櫃頂上的棉被拿下來給蜷成一條蝦米的蘇沐秋,又拉了條羽絨被替睡在沙發上的葉修加上。

沒同床也就罷了,連一些日常的接觸也少了,以前時不時會來個早安吻、晚安吻、下午茶吻亂七八糟的,或是趁他在曬衣服、洗碗之類的冷不防抱一下,把他心臟都嚇大了,現在連出門搭個手都隱隱地縮,生過孩子是會吃人是不是啊!搞得好像是他欲求不滿似的。

打理好外邊的兩個,許博遠獨自躺上空蕩蕩的床鋪。

 

怎麼以前都不覺得床有這麼大啊?

 

隔天許博遠醒來的時候,兩個小的已經被抱出去餵奶了。考慮到他一個男Beta,先天不足,乳腺沒怎麼發育,生的又是雙胞胎,把他擠乾了都不夠他們吃,雙胞胎早早就開始喝配方奶,所幸他們的腸胃都算不錯,沒怎麼拉肚子就適應了奶粉,他才有現在的好日子可過,不然還得親自哺乳那就真累了。

許博遠一踏進廚房就見到葉修、蘇沐秋人手一個,正拿著小奶瓶餵,湯匙、奶粉罐都還擱在流理台上沒收,餐桌的中央擺著一袋包子、一鍋豆漿等等的早餐看起來還沒動過,估計是蘇沐秋──葉修沒這麼早起──先出去買了早餐,回家之後喊葉修起來把雙胞胎先帶出來讓許博遠多睡一會,接著又發現他們餓了開始哭鬧才泡了牛奶,以上是許‧爹地‧博遠的推理。

「醒啦?先吃吧。」

葉修停下手邊的動作,用下巴朝餐桌的方向點了點,示意許博遠先用餐不用管他們,許博遠卻朝他伸出雙手。

「先給我吧!你今天不還要去戰隊檢討上周的比賽嗎?還不快吃一吃出門。」

許博遠的右手扶上去撫過葉修的手背就感覺到對方微乎其微地瑟縮,眼下一沉,將孩子抱到手上,又轉往蘇沐秋的方向。

「沐秋你也是,今天不是要和技術部、公會部開新銀裝的開發協調會嗎?他們一時半會還餓不死,你趕快吃一吃,我待會餵他們。」

「小藍越來越有『嚴父』的架勢了,連一時半會餓不死都說出來了。」

孩子被抱走,連人也要被驅逐的葉修忍不住出言調侃。

「你的意思是你葉神是慈父嗎?」

然後他就沒話了。

並不是說葉修這麼輕易就被許博遠一句清清淡淡的回嘴給噎住,而是他從這個久違的稱呼當中感受到了對方的不悅,再加上蘇沐秋已經從善如流地放下孩子,仗著站在許博遠背後的優勢向他使了眼色。

兩人被硬是推出大門後──當然還是沒有Kiss bye之類的親密舉止──各懷心思前往戰隊,直到接近辦公室的樓下。

「小藍到底是……」

「小藍他怎麼……」

先意識到他們同時開口的蘇沐秋停下腳步,朝葉修伸出右手做出請的動作。

「你先說。」

「小藍最近火氣有點大?你注意到沒有?」

「是有點,最近公會那邊也沒什麼大事,你又做了什麼?」

蘇沐秋用懷疑的眼光瞟了葉修一眼,總覺得是對方幹了什麼好事。

葉修聳肩,擺手作無辜狀。

「我可沒有,怎麼不問問你自己?」

「……還真沒有什麼事,不如我回頭問問公會裡的人。」

「也好,都問問。」

葉修重新邁開腳步,蘇沐秋從後頭跟上,直接上樓、上線找藍溪閣眾人去了。

兩個大神最後做出去詢問丈母娘*N的決定,而正煩惱於他們「什麼都沒做」的許博遠呢……

餵完雙胞胎,許博遠就刷卡上線,翻開好友列表看見友人當中最為熟識的Alpha ID正亮著,不假思索就點了下去。

『在嗎?有空嗎?有事找你問問』

『有,我在溪山城』

『當面談?』

『好,公會倉庫』

好不容易找到在倉庫後頭和幾個新人講解彈藥技術的筆言飛,許博遠的耳機裡還傳來幾個讚嘆的驚呼和文字泡「筆哥好厲害呀!」「不愧是筆哥!」之類捧的筆言飛尾巴都要翹上天,他決定先截個圖,反正以後總有機會用到,再用訊息告訴對方自己來了。

『我到了。你還要講多久?』

『馬上好馬上好』

最後這個「馬上好」耗去了將近一個小時,許博遠晃進倉庫去盤點幾個耗用率較低的材料、裝備,又和正好經過的系舟寒暄一會,筆言飛才姍姍來遲地湊到藍橋春雪的跟前。

「又發生什麼事了?跟大神有關?」

這段期間也算讓許博遠做好心理準備,牙一咬,開門見山地說了。

「阿筆阿……你覺得……色誘的話該怎麼辦才好?」

該不該告訴大神藍橋好像打算色誘什麼的呢……筆言飛看著自己的訊息窗口,瞬間覺得這訊息量有點大。

『藍橋最近沒什麼事啊,不過大神你們最近是不是結婚紀念日快到啦?』

「主要還是看對方喜歡什麼類型吧?貓耳?裸體圍裙?女僕裝什麼的?不不,等等你別告訴我你覺得大神會喜歡什麼,我不是很想知道你們要玩什麼play。」

筆言飛手上打得飛快,嘴上又回應著許博遠,一心二用也算是到了極致。

『我是覺得女僕裝蠻基本款的啦,萌系那可能挺合適?』

「你們最近是不是有什麼摩擦阿?」

呃、壞了,回錯人了!

『……我們對你的特殊癖好不是很感興趣。』

「沒有!」

那就是絕對有了。看許博遠如此認真否認反倒讓筆言飛強烈地懷疑出了什麼問題,再加上許博遠剛剛提的問題……

『錯頻了錯頻了,抱歉打個岔,大神跟藍橋的相處都還是跟從前一樣嗎?聽說有些夫妻有了孩子相處上反而容易有些問題。』

「沒有就沒有,別這麼激動。那怎麼會想色誘啊?是要求和的手段?還是藍橋你已經年過三十到了如狼似虎的階段?」

『的確是有些不同……謝了。』

筆言飛長吐一口氣,看樣子解決掉一組了,現在換另外一個。

「你妹的如狼似虎,你才如狼似虎,你全家都如狼似虎!」

「我們先別討論我妹是不是如狼似虎,你們真沒有問題吧?不用我們組團去把他倆殺個十遍八遍?」

「是被殺個十遍八遍吧。」

許博遠淡淡地回道。

「別這麼說嘛!要是真人pk的話我們還是有點勝算的!」

「你少貧了,孩子在哭了,我去泡奶粉。」

「你去吧!」

跟筆言飛談完許博遠心裡也有了打算,點開淘寶頁面搜尋去了。

 

沒有激情的日子持續著,有所顧忌的兩個A仍然沒有多少進步,許博遠選中的款式店主說沒有現貨,又多等了兩個禮拜,貨終於到了。

收到貨已經過了兩天,直接大喇喇地拆開來果然還是太羞恥,幾個宅男平時沒事也都窩在家裡帶孩子、打榮耀,許博遠根本抓不到「試裝」的時機,好不容易這日老闆娘臨時把兩個都給叫出去,他才有了機會。

 

「小藍,老闆娘說過幾天我跟沐秋……」

他太專注了,完全沒有注意到兩人進門的聲響,葉修進了房門,後頭跟著蘇沐秋。

「出去出去出去!」

這樣的畫面雖不致於特別色情但對禁慾數月的Alpha來說絕對還是太過刺激了,絲質的睡袍描繪出身體的曲線,下擺綴著清純的白色蕾絲,長度卻只正好遮蓋到臀部下緣,彷彿稍微一動作就會走光。

被驚喜──或說是驚嚇──到的兩人急忙要退出去,許博遠又喊道。

「等等、算了,還是別出去了。」

抱著破罐子破摔的心情,許博遠把剛才佔據床面的包裝袋、包裝盒扔到床下,彎腰的動作讓睡袍整個往上提起,露出下面的……紅色丁字褲!

「過來。」

整理好後,他坐上床,勾了勾手示意看呆的對方靠近。

兩尊大神愣愣地在床上並排坐好,連手都放在膝蓋上,乖的跟被訓導主任訓斥的小學生一樣,讓許博遠忍無可忍地使力推倒葉修爬上去坐在對方的腰上。

「都已經做到這個地步了你們還看不懂嗎?是不是Alpha啊?」

還直挺挺地坐著的蘇沐秋轉過頭來張口想說些什麼,卻被一把扣住後腦,惡狠狠地吻上。橫衝直撞的下場就是牙齒磕到牙齦,兩人的嘴裡都嚐到了鐵味,但許博遠並不以為意,使勁地翻攪、吸吮對方的唇舌。他的另一手在葉修身上游移,解開褲頭就探進去直取要害,隔著薄博的布料撸動,還用指甲摳弄頂端帶給對方些許的痛感。最終還是他自己換不過氣才放開,看著面泛潮紅的蘇沐秋和葉修褲檔上被頂起的布塊,確認戀人仍對自己抱有情慾這一點讓許博遠生出一種安心感,數月以來的焦躁感也暫時得到了緩解。

「為什麼都不做了?」

這句略帶埋怨的話語不經意地溜出口,自覺剛剛已經把這輩子的恥度都用光了的許博遠低垂著腦袋,絲毫不敢面對對方的反應。

蘇沐秋捧起他的臉頰,迫使許博遠看著他的眼睛,裡頭盛著些許無措和憐愛,但絕沒有嫌惡的意思。

「我們怕。」

「怕什麼?」

許博遠有點反應不過來。

「你生產的時候流了很多血,很多很多,多到我們覺得你是不是有可能會死。」

蘇沐秋鬆開雙掌,讓葉修把許博遠放倒,指節分明的手撫過他的臉頰,接著繼續說道。

「所以就有點陰影,抱歉。」

另一雙手臂攬上腰際,背後傳來人的體溫。

「對不起,讓你不安了。」

「我沒那麼脆弱,看我現在不好好的嗎?」

「知道知道,看今天藍大大這氣勢我覺得要是不從大概會被直接吃乾抹淨吧!」

葉修笑道。很是開心地看著許博遠一臉窘迫。偏偏蘇沐秋後頭又接了一句。

「讓小藍霸王硬上弓嗎?那也不錯呢!」

「好了好了,不要鬧了。」

他抿了抿嘴,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

「那……要繼續嗎?」

「「樂意之至。」」

 

縱然是自己開口邀請的,免不了還是有點緊張,連手都不知道往哪擺,只好像個線偶娃娃任對方動作。經歷方才彷彿要將對方拆吃入腹的粗暴親吻之後,葉修現下緩慢地宛如細細品嘗的溫存倒讓他覺得更害羞了,親吻間對方輕撫他的頭髮、脖子,最後牢牢握住他的手,十指交扣。這種不單單是出於慾望的觸碰,再再訴說著對方對他的眷戀。

薄如蟬翼的睡袍並未被完全褪下,僅僅是解開了前方的繫帶,後領的部分下滑到上臂,令許博遠的動作稍受侷限,也露出了肩部大片雪白的肌膚,蘇沐秋灼熱的唇舌在上頭徐徐移動著,留下繁星點點,攬在腰間的手臂也不安分,從後方扣住了許博遠空著的另一手,掌背相貼。

他腦中突然有些不合時宜地閃過了孩子的父親在替孩子取名時說過的話

 

「就叫這個名字吧!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接下來他們會大手牽小手,過上幸福又安康的日子吧。



2015-03-15
/  标签: 伞修蓝abo
2
   
评论(2)
热度(28)
酪胺酸,胺基酸的一种(毫無意義的解說
叫什么都行,怎么舒服怎么叫(x

湾家人

全职主
伞修蓝新世界推广分部
除了小蓝之外,我的心给了于锋和邹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