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单行道

[全職高手同人][葉藍]在那之後

食用說明:

  1. 繁體注意

  2. 童話paro, 請先看小夥伴@嗯,刚刚想干嘛来着 的True Love Kiss

  3. 我們還沒在一起。

  4. 有沒有配角的戲份比CP的戲份還多的八卦




話說藍雨王國旁系的藍河小王子把嘉世帝國沉睡百年的「葉秋」公主帶回藍雨王國之後,藍雨王國的實際掌權者喻文州國師不知究竟和這位傳說主角達成了什麼協議,作為交換條件的小王子被公主帶走,美其名為雲遊四海歷練歷練,實際一路上是吃喝玩樂偶爾遇到老相識就敲詐一番,過得好不快活。

但這種好日子算是過到頭了,行經大陸北方的微草公國邊界,兩人旅費用盡,葉修說要先進城去找幾個朋友敘敘舊,讓藍河先到當地的冒險者公會附近的旅店投宿,把行李寄了再到城中的廣場會合。這是他們在三個月的旅途當中第一次分頭行動,藍河本想這也沒什麼難的,冒險者公會通常就設在城門口附近,方便冒險者們出城獵捕魔獸或採集稀有藥草來換取金錢,廣場則在城鎮中心,挑最大的路沿著走準沒錯,但他徹底低估了這城鎮街道的複雜程度。

事實上,和藍雨王國王都不同的是,這種邊界小城的城鎮街鎮多半未經規劃,有人居住就多鋪一條路出來,也會因魔獸的襲擊或他國的侵略而漸漸人跡罕至,進而沒了路。藍河所具備的常識在這裡並不適用,缺乏經驗的他過去之所以能順風順水地旅行泰半是托了葉修的福,雖然為此他也付出了一些代價……

所以,自打和葉修一起旅行之後,藍河還沒遇過現在這種窘境。

他站在一座看上去已經荒廢多時的神殿前,神殿旁還是塊小型墓地,就算是這大白天的,免不了還是骨子裡發寒。誰來告訴他他不過是拐了幾個彎,怎麼繞到這個人跡罕至,看起來隨時會冒點「什麼」出來的地方的!

「請問閣下光臨我們的藥草園有什麼事嗎?」

藍河的肩膀被拍了一下,他轉過身去,冷不防地被來人一大一小的雙目給嚇了一跳。

「你、你們的藥、藥草園?」

聽出對方的緊張和困惑,披著墨綠斗篷的男人露出安撫的微笑──雖然在那雙眼睛的襯托之下成效不彰──接著說道。

「是的,這是隸屬於微草公國的藥草園,這裡的一草一木都是我們的大公所有。」

「哪裡有藥草?這不是神殿嗎……」還有墓地。

聽見藍河的問題,對方笑了笑,示意藍河跟上便往神殿後頭走去,一片明顯經過整理的空地出現在藍河眼前,幾株植物嫩芽剛冒出頭,邊上還擺著整地的鋤頭、澆水器等工具。

「原來如此……是我唐突了,沒想到會誤闖大公的藥草園,真是非常抱歉。」

教養良好的小王子向眼前看上去像是管理者的男人表達歉意,對方則擺擺手表示並不在意。

「那麼……我要去城裡的廣場,可以請問您該往什麼方向走呢?」

「廣場嘛……我也正好要回去了,不如我送你到比較近的地方吧。」

「那就麻煩您了。」

回去的路途中,藍河得知這名看管者(?)的姓名,目前除了管理藥草園之外還在微草的宮廷當職,雖然聽對方的敘述他已經退休作點閒差算不得什麼大事,但藍河隱隱地就是覺得對方的名字似乎在哪聽過,再加上對方的談吐氣質更讓藍河懷疑對方就算不是什麼皇親國戚至少也是大權在握。最神奇的是,對方自稱對星相還小有研究,臨別之際凝視了藍河半晌,最後留下這麼一句話。

 

「與你相逢相識之人必改變命運的軌跡,成就你們共有的未來。前行所遭逢困難挫折乃命運對你的考驗,勿受表象所蒙蔽,心之所向為最終的依歸。」

也不多作解釋,手指一揮指出往廣場方向的道路就逕自離去。

一頭霧水的藍河按照對方的指示前行,但這不大的小城道路如迷宮般錯綜複雜,初心冒險者的驕傲讓小王子不輕易開口問路,總要到走進死巷才回頭找人詢問,也不知是有意作弄外地人還是他自己理解有誤,藍河每鑽出一個街區就會落入另一個區域的圈套。

就在藍河幾乎要放棄和葉修會合時,一座噴水池矗立在眼前,他遍尋不著的廣場終於到了。他完全沒有欣賞此情此景的餘裕,只倍覺不安。中午吃的乾糧早已消化殆盡,饑餓感和遲遲見不到葉修的焦躁感持續拉扯他的神經。

藍河匆匆跑近噴水池,環視四周,依舊不見那個他所期待的身影,他周遭盡是高大的異國面孔。期待落空的藍河像是瞬間被掏空了一樣攤坐下來,來往的行人視若無睹,傍晚時分的邊境小城誰也沒閒情逸致插手管旁人的閒事,夜晚就要來了,魔獸、宵小等等潛伏於黑暗之中的物事將要活動起來,入夜後的城鎮並不安全。更何況藍河看打扮還是個冒險者,這種專門找死的傢伙不去管他大概也不會怎樣吧!

這份失落感似乎有些過分了。藍河拖著乏力的雙腿坐上噴泉的邊緣,就著泉水洗把臉稍微替自己重振精神後反倒冷靜了下來。他並非實質意義上嬌生慣養的王族,儘管是旁系的孩子,藍河打小也是被當作領地繼承人培養的,在他的養成教育中並沒有依賴他人的概念,沒有旁人協助是理所當然的,什麼時候開始他……可以這樣子輕鬆的、毫無後顧之憂的旅行的?

雖然嘴上沒有說,藍河心裡還是感激葉修的,感激他當時幾乎是從魔獸嘴裡救下他,感激他向國師要了自己做旅行的隨從,讓他逃過了繼承領地的宿命,感激他一路上的照顧。他用他認為最實際的方式──替對方打理旅途中的各種雜務來回報葉修,即使偶爾會忍不住被對方極端不良的日常生活習慣──嘉世帝國對將來君主的教育難道不包含普通的自我照顧技能和健康管理嗎!──氣得牙癢癢的,大罵幾句隔天還是把一切收拾的好好的,讓葉修時不時會叫他小褓姆來調侃他。

「我不用你做這個,你其實不用忙這些。」

在一次他照例地將兩人換下的衣物拿去刷洗後,葉修說了這句話。

他當時聽了這話其實覺得有些生氣,彷彿先前的所作所為被對方否定了,自己自以為是的「報恩」葉修其實並不需要。

「隨從不就是帶來打雜的嗎?不然你要我做什麼?」

他明明清楚那只是葉修對國師的一個說法,葉修心裡從沒他當僕役之類的看待過,卻用這樣的說法噎住了對方。

葉修沒再多說什麼,只是難得認真地、深深地凝視著他好一會。在那之後他們沒再提過這個問題,他照樣打雜葉修也不阻止,任他賭氣似的繼續。

依賴、感激、被否定的憤怒、分開之後難以言喻的焦躁,各式各樣的情感像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鹹交雜在一起,難以言明,就如同藍河對葉修的想法,一時之間他也難以確認那種失落感的成分究竟是哪一種。

「藍河?小藍?坐在這裡幹嘛呢?我還想著你先回旅店去了?」

耳熟的慵懶嗓音將藍河自過去的泥沼中拉了出來,回頭一看,葉修不正站在他剛來的那個街口嗎?

藍河的身體動得比腦袋還來的快,筆直地朝葉修奔了過去,和對方抱了個滿懷。

既然分辨不出來,他也懶惰去分辨了,心之所向就是最終的依歸嘛!

他只知道,他現在就是想這麼做!

「唉?才半天沒見小藍這麼熱情?路上碰見什麼妖魔鬼怪了?」

「才沒有妖魔鬼怪,跟你說我遇到……」

 

當藍河知道他所遇見的是微草公國的前任大公、大陸頗負盛名的占星者,而他一時的心之所向又開啟了他們之間糾纏不清的人生,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了。

 

The End



   
评论
热度(16)
酪胺酸,胺基酸的一种(毫無意義的解說
叫什么都行,怎么舒服怎么叫(x

湾家人

全职主
伞修蓝新世界推广分部
除了小蓝之外,我的心给了于锋和邹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