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单行道

[全職高手同人][傘修藍] 最愛的你&你

食用說明:

  1. 繁體注意

  2. ......廣義上HE,總之我覺得是HE啊,我從來就沒有覺得這是BE

  3. 嚴格說起來只有傘藍的部分,葉先生這篇只有打醬油的戲份



以上Ok?請往下


許博遠「清醒」的時候還未注意到有任何異樣,半夢半醒之間,將圈在腰際的男人手臂挪開,自有些汗濕的懷抱中掙脫出來。明明刻意訂製的床鋪還有許多剩餘的空間,對方卻偏要跟自己擠在一處,還變本加厲地整個纏了上來,究竟是多怕冷啊?下次採購要不要順道去看個暖爐?許博遠毫無障礙地又從吐槽役切換成保母模式,替男人打算起來。拾起落在地上的薄毯重新蓋在對方身上,把伸出的手腳再塞回被子裡,許博遠忍不住皺了皺眉,都三十好幾了還一天到晚踢被子,真不曉得他是怎麼長到這麼大的?也許……從前都有人替他收拾這些吧!這麼想著,他腦中浮現出一個鮮明的輪廓,不是現在已經形同妹妹的沐橙女神或愛照顧人的興欣老闆娘,反而是一個他未曾謀面的人。

奇怪的是,當許博遠初次從蘇沐橙處看到他們僅有的一張三人合照時,他卻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當蘇沐橙絮絮叨叨地講述兄長與葉修的過往,兩人如何在網吧相遇,如何相見恨晚之後並肩作戰,那人和葉修之間的默契和一些幼稚的地方等等。他心裡居然有點發酸,並不是疑心那人和葉修之間有什麼曖昧之處,而是忌妒葉修能與對方相遇相知。他自己也很意外會這麼想,將這奇怪的想法向葉修傾吐時,卻得到了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

梳洗完畢後,考慮到冰箱裡的庫存已經所剩無幾,許博遠決定外出覓食,再外帶一份回來給葉修。依稀記得對方昨晚躺上床鋪將他撈進懷裡的時候他瞥了一眼鬧鐘,大約是三點吧?這樣不過中午人是不會醒了,外帶的餐點不過是為了以防萬一而已。

手還未扶上門把,門卻自己開了。

「醒啦?你喜歡的那間包子店沒開,所以我換了一家,肉包可以吧?」

來人神色自若地推門進來,又拉著許博遠的手臂用一種不容拒絕的氣勢將他拖到餐廳按在桌前坐下。這期間許博遠腦中一片空白,以致於直到對方狀似親暱地捏起他的臉頰時他才終於注意到對方的叫喚。

「你你……你怎麼會……」

「哀,已經發現啦?」

「什麼發現?」

許博遠依然一頭霧水,只見與熟識的沐橙女神有五分像的男性唇角勾起寵溺的笑容,湊近將玻璃杯裝的豆漿和肉包子塞進他手裡,催促道:

「有事吃完再說,餓著肚子怎麼說話?我還有點時間,想問什麼我都會回答的。」

他傻楞楞地接下對方給的餐點,腦子亂成一團,根本沒法想到底要問些什麼。對方則坐上他對面的座位,喜孜孜地看著他一口接一口地吃著,似乎光是看著他吃就滿足了。被看得有些不自在的許博遠忍不住開口問道:

「別……別一直盯著我看,那個……你不吃一點嗎?」

「我?我不需要。」

不是不餓、不想吃,而是不需要嗎……

「你果然是那個……蘇、蘇沐秋……?」

「我是。不愧是小藍,真敏銳!」

對方的目光透露出讚賞,見他已經吃完又抓起桌上的紙巾要替他拭去嘴角的油漬。這時他終於反應過來,硬是抽走蘇沐秋手中的東西。

「不、不用,我自己來就好,謝謝!」

蘇沐秋笑了笑,待他草草地擦了嘴,又用以初次見面而言過分熱烈的眼神注視著他,宛如他眼中只有他一個人那樣的熱切。

「那個……所以你……是……鬼?託夢嗎?為什麼來找我?」

不說點話來轉移掉注意力的話,被這麼一個好看的人(或鬼?)盯著看許博遠都覺得自己的臉要燒起來了。

「在這個時空裡,我的確已經不存在了,但也有我還存在的時空。唉,我要託夢也是託阿修讓他好好照顧你,我是來看你好不好。」

「你的意思是……平行時空嗎?」

沒有多少人知道許博遠和葉修是怎麼開始的,不知內情的人會認為是許博遠作為一個粉絲瘋狂追求葉修,大神在各種軟磨硬泡之下才勉強答應,卻意想不到地走過許多年。只有包含藍溪閣五大高手在內的少數人才知曉,瘋狂追求、軟磨硬泡都是有的,只是主詞受詞可能需要對調一下。當許博遠莫名其妙地問正在追求他的葉修大神究竟看上他哪一點的時候,對方倒是一本正經的回答他。「我們『之前』就處過對象,我們一定處的來。」這種讓許博遠完全不知所云的答案。在一起之後才從葉修口中得到「平行時空」這個詞,就很自然而然地向蘇沐秋提了出來。

「或許是吧。比起夢境我也喜歡這個詞多一些。」

「照顧我……那個是?」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把你交給連自己都照顧不好的傢伙真是令人不安,但我也不可能死而復生,只能偷偷回來看看。」

許博遠狐疑地回視對方,接收到他無聲的探問蘇沐秋並未多說什麼,只是從他對面的椅子上起身走近並蹲在他跟前,厚實的大掌覆上許博遠帶有戒指的左手。

「除了沐橙,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和阿修。」

手指被摩娑著,金屬冰涼的觸感在指節上滑動。

「沒能在『這裡』遇見你真的很可惜。但阿修會連我的分一起給你的。」

「到底為什麼……」

他想問的還有很多,話卻梗在喉頭,隻字未吐。

一只和他們的婚戒同款不同色的戒指被套上他的手指,卻像是事先設計好的一樣,雙色纖細的戒環相互輝映,纏繞在許博遠的左手無名指上,離心臟最近的地方。

「我可能沒有下次回來的機會了,有些事情交代你。別太寵阿修了他會得寸進尺的,他就拜託你了。」

許博遠眼前的人影變得模糊,仰臉看他的臉龐周圍閃爍著白光。眼前的「人」狀況似乎有點不妙,他也著急起來。

「什麼下次?拜託我什麼?你不自己去看看他嗎?快別說這種不吉利的話!」

「有你在我就知道他很好!哪有什麼不吉利,你忘了我已經死啦?」

逐漸淡去的面容湊近他,他感覺頰邊被碰了一下,聲音縈繞在耳際。

「還有,別忘了,       」

 

TheEnd



小廢話:我寫完這篇最大的感想其實是......總有一天要寫一篇不帶葉修玩的傘藍(欸

   
评论(6)
热度(21)
酪胺酸,胺基酸的一种(毫無意義的解說
叫什么都行,怎么舒服怎么叫(x

湾家人

全职主
伞修蓝新世界推广分部
除了小蓝之外,我的心给了于锋和邹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