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单行道

【伞修蓝】CWT36无料-如果的事

早安吻的前情提要(並不是

辰星殒落:

  感谢支持~居然第一天开场不到2hr就全空了(看人一口气抽三本表示蛋疼

 


  *全职高手-伞修蓝,不过其实是伞→蓝←叶,伞修是哥俩。

  *伞哥没死的平行世界设定。

  *交往、同居设定。

  *与同名歌曲无关。

  *隐藏副标好像叫《Weare the Gods of the world.》来着……?(不

 

  如果当年没在朋友的强力推销下戳开视频,自己是不是就不会为那股热血所吸引进而接触荣耀?

  如果不是因为崇拜黄少天,自己是不是就不会选择蓝溪阁?

  如果自己性子硬一点、没有接受第十区的开拓工作,之后的所有事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许博远有许多“如果”,这些年过去了,他仍然找不到问号的答案。


  ***


  “……修、叶修起来!”叫了半天不见响应,最终直接大把掀开被子,瞬间袭上的冷空气令床上的人反射性地缩了缩身子,但一双眼还是不肯睁开。许博远没有办法,只好伸手去摇。“起来了,不是说今天战队要集合……哇!”

  原以为还睡着的叶修突然手一拉一捞,顿时两张脸距离锐减、近得连对方有几根眼睫毛都一清二楚。“亲一下,哥就起来。”

  “滚!”

  “不好吧?一早就滚床,对得起那些辛勤工作的劳工同志吗?”

  “滚滚滚滚滚滚滚!”

  本就只是性子一来的小捉弄,在得到脸红的许博远一枚后,叶修呵呵两声松开手,放人奔出房间仅留下一记没什么杀伤力的狠瞪。自己则是下床伸了个懒腰,才晃悠悠地跟出房,并在浴室前遇到另一位同居人。

  “阿修你别老欺负小蓝啊。”似笑非笑。

  “说得你没这么干过似的。”鄙视。

  苏沐秋耸了耸肩。“至少我不会让人来喊自己起床还捉弄人家。”

  “少来,别以为哥不知道上回……”

  “你们在说什么啊!”路过的许博远脸上红润未退,顺手拉走了苏沐秋又把叶修往浴室推。“早点给你买好了在桌上,吃完赶紧出门。”

  叶修嘴里咬着牙刷含糊地嗯了声,接着听到玄关传来了开门的声音,探头出去就见苏沐秋脖子上一条米色围巾、手上又拿着一条水色围巾站在门口,许博远则弯在门边穿鞋,明显是要外出的节奏。

  “咦?你俩要去哪?”

  “约会。”

  “采购!”瞪了乱说话的苏沐秋一眼,许博远直起身望向叶修。“家里很多东西都不够了,想说趁今天天气好去补货。”

  “喔,那捎哥一块儿吧。”

  “不用了,你战队不是要忙,弄弄赶紧出门吧。”

  “小蓝我会照顾,阿修你就放心去忙,别来当电灯泡啦。”

  “嗯,看来哥还是跟去得好。”

  “都别闹了!叶修去洗漱、早点吃完去兴欣,苏沐秋跟我出门!”

  ““遵命,蓝河大大。””

 

  ***

  

  面对叶修和苏沐秋这对哥俩,许博远常怀疑他们感情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平时垃圾话像是免钱似地互喷,但在某些时候、尤其是捉弄他的时候,默契却又好得跟什么一样,搞得他自从搬过来后几乎没个安静日子。不过……瞥了眼一旁帮忙挑菜的人,许博远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这把吵闹当调剂的生活。

  “还缺什么吗?”

  闻声,许博远连忙跳出自己的思绪,探头朝车篮里望去,一边翻着一边与脑中的清单核对。

  “再买串面纸应该就齐了。”

  说着,眼睛一面四处张望寻找面纸的位置,扫视的过程中,不远处的熟食区顺势入了视线,一个念头油然而生。正当许博远犹豫时,苏沐秋似乎发现了目标物,推着购物车就要去取,却被心一急便来不及细想的许博远扯住。

  “呃、那个……”眼角瞅了下熟食区,许博远踌躇了半晌才在苏沐秋素来富有耐心的温和注视下开口。“我想买点小吃回去。”

  “给阿修的?”

  “嗯……”从没想过瞒、也瞒不了,许博远诚实地点头,不过薄脸皮还是让他加了个批注。“啊,还有兴欣的其他人。”虽然很无力。

  “我懂。”没多问,苏沐秋仅是伸手在许博远头上搓揉一把,唇边是淡淡的笑。“小蓝是个好孩子。”

  脸上一红。“说什么呢!”

  “在称赞你啊。”说着,手上又揉了揉。“想买就买吧,我先去拿面纸再来找你。喔对,阿修喜欢吃卤肠。”

  多说多错,许博远放弃辩解,直接转身朝熟食区走去。

  常规赛已经过半,赛事进入白热化阶段。叶修纵使已退役,但身为兴欣的战队指导也没少忙、少操心,苏沐秋虽也是兴欣的一份子,不过技术人员工作份量总是轻一些的,至少每晚都能回来吃饭,不像叶修一忙起来都快把家都旅店用了,过夜一晚附早饭的那种。

  虽然因为不用上场,叶修的作息远没还是选手时规律,可是据说已经比刚退役、天天在网游里混的那阵子好上很多,加上有苏沐秋和自己在家,忙累了直接窝休息室这种事早从叶修身上绝迹。为此,以苏家兄妹为首的其他人没少感谢他过,想到这点许博远又是一脸复杂。

  最初,许博远还担心自己这爱照顾人的习惯会惹人厌,但在众人的反应以及苏沐秋的一句“阿修就是欠人管,有小蓝你在我们可就省事了”之下,他也逐渐放宽了心。毕竟,重视的人愿意给自己管、愿意受自己影响而改变,还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

  如果自己当初没答应搬过来同住,真不知道叶修会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许博远一面这么想着、一面往车里放进两份卤肠。

 

  ***


  两人两手各提一个装有日用品及一周份食物的购物袋,并肩走在街道上。

  H市的冬季是湿冷的,且云雾覆天,今日太阳难得赏脸,阳光驱散了累积多日的寒意,因此路上出现了不少趁好天气出门逛街散步顺便做日光浴的行人。

  难得的晴天,大夥儿心情都不错,街上充满人语并不时响起欢喜的笑声。

  “你今天有班吗?”发问的是苏沐秋。

  “有,下午班,不过这周刷出的boss不多,估计全累积在这两天一次出来,大春让我有空就早点上去。”

  “那我也去打个下手吧。”

  “真的吗!”

  不能怪许博远如此激动。在抢boss这方面,虽说苏沐秋和叶修功力不相上下,据说哥俩当年结夥抢得满世界发通缉也抓不到人,但许博远不会找叶修来帮抢。差别在于苏沐秋会开自己在蓝溪阁的小号,也会听从团长的指挥,操作强又和平好相处,因此包含春易老在内的公会高层都十分欢迎苏沐秋来帮忙,甚至还会主动分好东西当作谢礼。

  在得到苏沐秋肯定的答覆后,许博远大大扬起唇角,连眸里都看得见笑。“那我先替大春道谢,晚点让他们留材料给你。”

  “自己人谢什么,小蓝你有时候就是太见外了。”

  “话不能这么说,有些事还是分清楚得好。”

  “说不过你。”

  在苏沐秋的注视下,许博远扭开了头,他大概一辈子都习惯不了苏沐秋眼里那露骨的宠溺。顺着视线,对街的杂货铺映入眼帘,许博远脚下一顿,似是想起了什么,转头同身旁人说:“刚忘了买垃圾袋,等会,我去对面买一下。”

  “我去吧,你顾着东西。”说完,也不等回应,苏沐秋迳自将袋子往道边一放,便小跑步朝杂货铺去。

  确定人进了店、瞧不见自己后,许博远也将手上的袋子搁下,开始重新分配内容物。用自己袋中较轻的物品交换苏沐秋袋中体积相近但颇具份量的东西,整理完还稍微提起抖了抖、试图把拨弄动过的痕迹减到最小。全部动作做完,苏沐秋也刚好回来,东西随手往购物袋塞、似乎没察觉到袋中物已被偷天换日地动过,但一提起,明显不对的重量让苏沐秋先是一愣,下意识地向身旁人望去,而对方躲避的眼神明摆著有戏。

  苦笑。“其实不用这样的。”

  “嗯?你有说什么吗?”装作不懂的模样迈着步子前进。

  许博远当然知道没有必要,但他还是忍不住在意,就当他爱操心的毛病发作吧!

  纵使当事人不在意,他也不会忘记当年迫使苏沐秋放弃梦想的原因。

  车祸、一场伤及筋骨的车祸就这么断送了苏沐秋的职业选手生涯,第十赛季的短暂回归如昙花一现,再多的复健与治疗也挽不回逝去的一切。

  许博远不止一次这么猜想,如果没有那场车祸、苏沐秋没有退役,不知道现今的联盟又会是怎样的一幅光景?

 

  ***


  原本打算东西整理好再拿食物去兴欣探班,孰料一开门,就听到富有节奏的、敲击键盘特有的喀喀声,往屋里寻去,只见熟悉的背影坐在主卧书桌前,正前方的屏幕闪着各种夺目的技能特效。要不是玄关的鞋子有动过、穿着也明显不同,加上深知这人对战队的认真,许博远还会以为叶修根本没出过门。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没什么事,看了圈交代一下就回来了呗。”

  许博远还想追问,却被苏沐秋一句酱料摆放位置的问话引去注意力,啪啪啪地踩着拖鞋离开,过不久又出现另一股脚步声,叶修分神扫了一眼,赫然是将东西抛给“一家之主”收拾、自己跑来找人的苏沐秋。

  苏沐秋双眼盯着屏幕,边框上的角色状态区显示ID为秋沐苏,对面是站在竞技场中、手里握着战矛的寒烟柔。

  仅是几秒的功夫就全看了明白,想通了的苏沐秋噗嗤笑出声,语里是满满的戏谑。“看上去不像没事啊。”

  “啰嗦。”没理会旁边的人,叶修手上一边重开新局、一边同麦应了句再来。

  “周泽楷?”

  会使用他的秋沐苏而不是君莫笑进行特训,便是想针对下一轮对手、轮回的明星选手下功夫,想来这次的战术会是以寒烟柔对一枪穿云为主线。果不出其然,叶修也肯定了苏沐秋的猜想。但旁观一场后,后者突然看不下去了。

  “你这什么烂操作,来来我来。”

  “我在给小唐集训呢,你捣什么乱!”

  “只是个山寨还给人集训,起来起来、让专业的来!”

  “你行你来。”嘴上说着,叶修也真起身让位。毕竟他也清楚,自己纵使全职业通达也无法做出周泽楷那堪可将枪术当体术使的操作,还是得靠苏沐秋才有办法。

  因此,回到房间的许博远看到苏沐秋坐在位置上双手齐扬,叶修站在一旁双眼紧盯着屏幕、嘴上还不时指点对面的人,忙碌得很……只要忽略地点。

  “为什么你们老在我房间打游戏!”

  “计算机在你房,哥不在这要在哪?”

  “把笔记本带回自己房里打!”

  “就一起呗,还能省暖气。”说完还真从床头顺了遥控器点开暖气。

  其实许博远也只是喊喊、没真要赶人,何况那两尊大神压根儿没把话听进去,不然就不会包含桌上的座机加两台笔记本、一间房共有三台计算机了。

  看离中饭还有时间,许博远将已经连网的笔记本连同特别买来搁计算机的小桌搬上床,自己也跟着爬上去。开机、刷卡、登入,戴上耳机后就开始刷起了单人副本了,还怕打扰到两人的训练只开收音没开麦。

  屏幕上蓝桥春雪砍着怪,许博远注意力却不时往旁边讨论著战术的叶修与苏沐秋飘去。两人常在他面前讨论战术和应对,许多赛后备受关注的策略都是在这间卧房、这张桌前商讨出来的,即使对手是蓝雨也不例外,害许博远都得自知避嫌地跑出房。

  许博远也搞不清楚,自己当初究竟是怎么接连摊上一个传说中、一个战绩辉煌的两尊大神的,等意识到时,已经答应同居了。

  曾有人说他贪心,两方都要、两方都不肯放手,但只有三个当事人才知道,他们是互补的、缺一不可。也曾有人说他命好、得以享齐人之福,不过……许博远忍不住叹气,大神不好养啊,何况是两尊。

  如果自己没去第十区、如果苏沐秋没发生车祸、如果叶修没退役、如果他们没栽上同一个副本、如果这些事不曾发生……稍微想像了下那画面,脑中蹦出的答案让许博远忍不住轻笑。

  “唉呦,炎锥洞啊。”突然,一只掌伴随着慵懒嗓音覆上许博远持鼠目标右手,就着他的手熟练地一摆。“三段斩。”

  还来不及反应,腰被人一按、身子便贴上一股熟悉的热度,接着左手也被一只掌覆盖,耳际响起笑语。“分神可不好喔。”

  两只手分别被两个人握着操弄鼠标和键盘,却不见蓝桥春雪的动作有一丝紊乱,可许博远关心的不是叶修与苏沐秋的默契与操作,而是自己此刻的状态。左侧被苏沐秋搂在怀里、背部靠着对方的胸口,右侧则是紧贴上来、好似嫌不够近还一手环着他腰际的叶修,这姿势怎么看怎么羞人,但两人毕竟是好心来帮他打本,许博远也不敢挣扎、怕一扭还扭出了打本刷boss以外的东西。

  好不容易捱到出本,许博远连忙挣开,不过手是挣脱了、身子还是被两人抱着,一左一右的两记呵呵让他低着头都能明显感觉到脸上逐渐攀升的热度。

  “……那个什么、你们不是在集训吗?跑过来干嘛?”

  “人家吃饭去啦,小蓝大大放饭不?”

  “呃,刚有买点小菜回来……”

  话还没说完就被苏沐秋截断:“小蓝刚在想啥呢?连怪杀到面前了都没发现。”

  “呃……”

  “是啊,想到一半还笑了呢。要不是哥手速快帮你走位,没挂大概也红血。”叶修肘抵床榻撑颊,由下而上望着,将许博远一对红颊全收入眼中。“想啥呢我说,笑得那么猥琐,难不成是什么不能跟哥俩说的事吗?唉呦,大白天的啧啧。”

  “说什么呢。”叶修开玩笑的语气让许博远好气又好笑,却也顺势解了他的尴尬。“饿了吗?等会,我去把小菜热一下。”

  在两道殷盼的视线下,许博远推开胸前与腰上的手臂,下线、关机,下床便朝门口走去,装作没听见后方因为没得到想要的答案而开始互相指责的、没营养的争吵。

 

  ──开玩笑,他才不会说少了两人的生活太过安静、他会舍不得呢。

 

  ***


  许博远有许多“如果”,这些年过去了,他仍然找不到问号的答案。

  但,那又如何?

  “如果”终归是“如果”,仅要过得满足、珍惜现在,其他问题就不复存在。

 

 




  当初好像是觉得小蓝顾叶神太辛苦所以才想说搭一个伞哥多个人疼看会不会好一点结果搞半天最爽的还是那个没下限的!

  另外打算这几天把新世界设定整理出来wwwwww



   
评论
热度(68)
酪胺酸,胺基酸的一种(毫無意義的解說
叫什么都行,怎么舒服怎么叫(x

湾家人

全职主
伞修蓝新世界推广分部
除了小蓝之外,我的心给了于锋和邹远